智慧人的心居右

智慧人的心居右;愚昧人的心居左。並且愚昧人行路顯出無知,對眾人說,他是愚昧人。(傳道書10:2-3)

耶穌已經進入天上(Heaven),在神的右邊;眾天使和有權柄的,並有能力的,都服從了他。(彼得前書3:22)

你不要害怕,因為我與你同在;不要驚惶,因為我是你的神。我必堅固你,我必幫助你,我必用我公義的右手扶持你。(以賽亞書41:10)

我將耶和華常擺在我面前,因他在我右邊,我便不致搖動。(詩篇16:8)

耶和華啊,你的右手施展能力,顯出榮耀;耶和華啊,你的右手摔碎仇敵。(出埃及記15:6)

耶和華的右手高舉,耶和華的右手施展大能!(詩篇 118:16)

因為他必站在窮乏人的右邊,要救他脫離審判他靈魂的人。(詩篇 109:31)

這位耶穌,神已經使他復活了。我們都是這事的見證人。 他被高舉在神的右邊,從父領受了所應許的聖靈,就將聖靈傾注了下來。這正是你們現在所看見所聽見的。(使徒行傳3:32-33)

耶穌說:「你們把網撒在船的右邊,就會捕到。」他們就把網撒下,竟拉不上來,因為魚很多。(約翰福音 21:6)

美國保守思想

福和會是要用「基督福音的信仰」來審視美國保守理念的內涵,來提高與充實美國保守理念的內涵,不是盲目地接受與跟從大多數美國保守的理念。

1949年後,大量充斥在東亞大陸與台灣的「大政府、左派、社會主義、國家社會主義、共產主義、儒粹種族主義(紅五類與黑五類,藍軍與綠軍)、儒粹法西斯主義、列寧式黨國政治、儒粹大一統主義」等邪惡思想的本質,都是人轄制人、少數人剝奪大多數人的自由、少數人用制度奴役大多數人、少數人用奴化思想控制大多數人,凡是居住在東亞大陸與台灣的人應該感受很深。

福和會的使命就是要用「基督福音的信仰與奠基在基督福音的美國保守思想」來終結「大政府、左派、社會主義、國家社會主義、共產主義、儒粹種族主義(紅五類與黑五類,藍軍與綠軍)、儒粹法西斯主義、列寧式黨國政治、大一統主義」等邪惡思想。

福和會是耶和華的軍隊,福和會相信:只要我們堅定地站在「基督福音信仰」裡,神必為東亞大陸與台灣人開路,幫助未來的東亞大陸與台灣人走向一個充滿「愛、正義、真理、自由、人權、平安、喜樂、繁榮、富足」等價值的社會。

福和會的軍歌:以耶和華為神的,那國是有福的!他所揀選為自己產業的,那民是有福的!(詩篇 33:12)

註:將「American Conservative」翻譯成「美國保守主義」是不恰當的,應該翻譯成「美國保守思想」或「美國保守者」,因為「美國保守者」信仰的是「基督福音」,崇尚「以神為中心的生命觀」;凡是稱為「主義」者,都是「以人為中心的思想觀」,例如「Individualism」(個人主義)與「Moralism」(道德主義)等,這些都是「美國保守者」所拒絕的人本思想。

1492年哥倫布發現美洲大陸後,許多歐洲殖民者陸續來到美洲,其中大多數是英國清教徒;由於英國清教徒信奉加爾文教,受到了信奉天主教的斯圖亞特封建王朝的宗教迫害,所以他們紛紛逃離英國來到美洲大陸。

美國保守派的理念根源,主要來自於這些移民來北美的清教徒信仰與思想。

1607年至1733年,大英帝國在北美逐漸建立了十三個北美殖民地,他們的基督信仰與思想也遍佈在這些殖民地。

在1774年之前,十三個英屬的美洲殖民地都是各自獨立的,十三殖民地都在英國人權思想的基礎上建立起了獨立自治體制和選舉體制,他們不讓英帝國進行政治干涉。

1776年7月4日,十三殖民地聯合發表《獨立宣言》,殖民地與英國持續戰爭,至1783年戰爭結束,大不列顛王國自此承認這13個北美殖民地脫離其管轄而獨立,與其簽訂《巴黎條約》。

根據統計資料:1776年時,85%的白種人口為英格蘭、愛爾蘭、蘇格蘭或威爾士後裔,9%為德國後裔,4%為荷蘭後裔。

1790年時,白人人口的98%是新教徒,其他是猶太教、天主教與自然神論,因此後來的美元上才會印着「In God We Trust」。

1620年,英國清教徒透過《五月花號公約》(Mayflower Compact)成立了一個自治團體(a civil Body Politick)並建立了「法律與政治」。

《五月花號公約》充分體現了清教徒的信仰:神的意志高於人的憲法與法律,神賜與了人的尊嚴、自由、正義與權利。

在《五月花號公約》裡,這自治團體是基於被管理者的同意而成立的,是受法律約束的自治團體,也就是他們通過制定對每個人都有利的法律來管理自己,屬於「契約政治」。

在這「契約政治」下,他們繼續堅持「敬拜神、謹守主日、研讀聖經、重視家庭道德、追求基督徒聖潔的生活方式、注重靈性與靈修、敬虔生活、注重教育、重視美德、信仰自由、言論自由、地方自治、有限政府、尊重個人權利、尊重私有財產、契約政治、建立三權分立憲政、相信契約可以建立「人與神」與「人與人」的關係、相信契約是人類合理權力的基礎、法律與自治是契約的呈現、承諾遵守法律、遵守法律是道德義務、用法律來自我約束、用法律建立社會秩序」等理念。

這些理念後來成為了美國保守思想的根基,因此如果不了解這些美國清教徒所持守的理念,則不可能完全了解美國保守的理念根源。

美國的保守思想主張減稅、小政府、自由貿易和不受政府干預的市場經濟,強烈反對社會主義,強調傳統的家庭價值觀,反對墮胎及LGBT權利等。

美國保守思想的重要奠基者,包括「華盛頓(George Washington)、傑弗遜(Thomas Jefferson)、亞歷山大·漢密爾頓(Alexander Hamilton)、喬治·梅森四世(George Mason IV)、詹姆士·麥迪遜(James Madison Jr.)、林肯(Abraham Lincoln)、柯立芝(John Calvin Coolidge, Jr.)、雷根(Ronald Wilson Reagan)、英國的夏鼎基(Sir Charles Philip Haddon-Cave)」等政治家。

美國保守思想的重要奠基者,還包括「法國的約翰·加爾文(John Calvin,1509-1564年)、約翰·洛克(John Locke)、孟德斯鳩(Montesquieu)、亞當·斯密(Adam Smith)、哈耶克(Friedrich August von Hayek)、米爾頓·佛利民(Milton Friedman)、米塞斯(Ludwig Heinrich Edler von Mises)、羅素·柯克(Russell Kirk)」等思想家。

美國保守思想強調「信仰基督、傳統的道德價值、個體的道德自律與道德責任、個體以認真工作來榮耀神、注重核心家庭價值、捍衛個體自由與權利、反對政府權威與干涉、反對以擴大政府開支拉動經濟、支持自由市場」等。

美國保守思想也反對「漸進社會主義、道德相對主義(Moral relativism)、菁英主義、多元文化主義、自由國際主義(Liberal internationalism)、普世合一宗教、普世合一政府、威權主義的世界政府、新世界秩序(New world order)」等思想,這些都違背了美國保守派所信仰的「基督真理與絕對道德(Absolute morality)的理念」,他們相信絕對道德的唯一基礎與標準即聖經的十誡。

美國保守思想(American conservative),包含尊重傳統價值,主張有限制的政府,加強自由市場,反對高稅收,反對政府和工會對企業家的侵犯等理念。

美國傳統價值(American traditional values)重視基督福音信仰,強調傳統的家庭價值觀,反對墮胎及LGBT權利等;美國傳統價值不談「小政府、低稅、不干預政治,自由市場的經濟,反社會主義」等問題。

這「基督真理與絕對道德的理念」可以從下列聖經4經文了解,這是美國保守思想的核心價值,因為真理不在人間,真理不是人類集體主義的成果,真理不是靠著人文的交流或辯論獲得,真理不是倚靠人越辯越明白,真理是來自天國的啟示。

耶穌對他說:「你要盡心、盡性、盡意愛主你的神。這是誡命中的第一,且是最大的。其次也相仿,就是要愛人如己。這兩條誡命是律法和先知一切道理的總綱。」(馬太福音 22:37-40)

哈佛大學早期有三校訓,即1643年的「察驗真理」(Veritas)、1650年的「榮耀歸於基督」(In Christ Gloriam)、1692年的「為基督,為教會」(Christo et Ecclesiae)。

哈佛大學的校訓:「以柏拉圖為友,以亞里士多德為友,更要以真理為友。」;哈佛大學校徽裡有「Veritas」,「Veritas」即是「Truth」(真理)的拉丁文。

1642年的哈佛文獻曾說:「讓每一位學生都認真考慮以認識神並耶穌基督為永生之源(約17:3),作為他人生與學習的主要目標,因而以基督作為一切正統知識和學習的惟一基礎。所有人既看見主賜下智慧,便當在隱密處認真藉著禱告尋求他的智慧。」,這些思想都是源於美國早期基督徒堅定的信仰與理念。

自由市場:主張在有限管理的政府(Limited government)理念下所建構的自由市場,一個最小化政府干預與調控的市場,政府對其只行使最低限度的職能,如維護法律制度和保護人權,對企業和市場運作的干預越小越好。

美國保守思想反對政府權威與干涉,例如,美國保守主義者反對羅斯福(Franklin Delano Roosevelt)的三R新政,三R即「救濟(Relief)、復興(Recovery)與改革(Reform)」,三R新政屬於大政府與干預性政治,三R新政延長並加劇了美國的經濟大蕭條。

歐洲的保守主義與美國清教徒建立的保守理念是不同的,歐洲的保守主義較少反對或有限度支持福利國家政策,這是左傾的路線,因此有人說:歐洲是到處充斥左派思想與意識的大陸。

英國的保守主義經常是變形蟲,他們為了取得權力而經常同專制派與左派結盟,他們曾經支持大英帝國主義、殖民主義、君主體制、凱恩斯經濟學(Keynesian economics)、工黨推行的社會主義政策、接納並完善國民保健署、軍售薩達姆專制政權(Saddam Hussein)等。

英國除了1979-1990年柴契爾夫人(Margaret Hilda Thatcher, Baroness Thatcher)執政時期比較接近美國保守理念外,其餘時期的保守思想都有問題。

從1970年代開始,英國本土製造業的生產率與就業率越來越差,英國被國際上視為「歐洲病夫」,由一個發達國變成發展中的國,英國有許多工業逐漸消失,英國從此轉為以服務業為主的國;柴契爾夫人的政策一直在打壓其本土制造業,造成百萬人的長期失業,這做法受到了輿論界的指責,這是明顯的干預政治,是左派路線。

1987年撒切爾連任後,她開始推行的社區稅(Community Charge),又被稱人頭稅,造成許多人的不滿,這也是明顯的干預政治,是左派路線。

「保守主義」有非常多的派別,包括穆斯林保守主義、儒教保守主義,還有一些支持君主體制、貴族政治、神權政治、社會主義政策、福利政策、歧視女性、民族主義、種族主義、排外主義、沙文主義、帝國主義、殖民主義等的保守主義;英國保守黨支持大英帝國。這些保守主義都是「美國保守思想」反對的對象,因此台灣人應該了解「美國保守理念」的獨特性。

每一國的保守思想都是不同的,因為每一國的保守思想都在保護不同的傳統價值,美國以外的國的保守派思想,不一定會堅持信仰基督福音,不一定會堅持保護「個人的尊嚴、自由、權利」與實行「小政府與政府不干預的政策」等理念。

現在歐洲的教會正在衰弱,許多年輕人不再去教會,有基督信仰的年輕人數目逐年下降,歐洲逐漸走向世俗化。

2018年3月,英國《獨立報》(The Independent)報導,「歐洲正邁向一個後基督教社會。研究顯示,多數國的多數年輕人都沒有基督信仰。」

2018年3月,倫敦瑪麗王后大學神學和宗教社會學教授Stephen Bullivant,針對《歐洲年輕人和宗教》的分析報告指出,「英國有10%的人們認為,他們是天主教徒;7%人自認是英國國教徒。59%的年輕人從未去過教會,將近三分之二的年輕人從未禱告過。」、「 在未來20或30年的時間,主流教會將會越來越小,但少數留下來的人也是高度虔誠的。」

由於普遍的歐洲人缺乏基督信仰與屬靈生活,因此歐洲各國的保守派逐漸同左派思想妥協,造成歐洲大陸充斥著大量的左派思想;歐洲現在的保守派思想同奠基在清教徒信仰的美國保守派思想的差異越來越大了。

當人遠離了基督信仰後,生命會逐漸世俗化,人會追求世俗價值(名利權位)與享樂生活,不願意重視傳統家庭價值與承擔道德責任,也對未來沒有深切的希望與價值追求,這可以從整個歐洲都在朝向抗拒生育孩子的風潮可知。

歐洲人生育率下降,造成對外勞的大量需求,再加上開放的移民政策,現在歐洲的穆斯林人口很多,歐洲各國未來都將成為穆斯林的國。

台灣也有嚴重少子化的趨勢,因為年輕人的收入無法供房與養育孩子;台灣若不解決「救經濟」、「消除無能的政府與貪腐的官僚體制」、「讓產業回流台灣」、「建立年輕人的信仰與道德」與「提高年輕人的收入」等問題,台灣未來也將成為被新移民佔領與管理的國。

歐洲曾經產生了大英帝國、拿破崙帝國、納粹法西斯政權、墨索里尼法西斯政權、佛朗哥法西斯政權等,這些帝國與專制政權若沒有他們的保守主義者的容忍與支持是不可能產生的;這點可以證明美國的保守思想者絕不可能容忍上列帝國與專制政權出現在其土地上。

美國由清教徒建立的保守思想不可能支持上列的帝國,自由人(Freeman)應該要堅守純粹的保守主義,不要為了向權力低頭而同左派或專制思想妥協。

雖然美國共和黨內派系很多,但各派系都共同支持傳統保守思想的主張,即「認同小政府、低稅、自由貿易和不受政府干預的市場經濟,強烈反對社會主義」等理念。

美國共和黨與美國保守理念是一致的,但是美國共和黨從沒有真正完全實踐過美國保守思想裡的理念,他們只是朝美國保守理念的施政方向發展而已。

美國的聯邦政府與維持世界警察地位的國防計劃開支,一直無法完全落實小政府與低稅的理念,即使是共和黨最推崇的雷根(Ronald Wilson Reagan)政府,也曾積極推動擴大軍費開支、增加政府赤字與國債,這導致了美國聯邦政府嚴重的預算赤字。

雷根進行了星際大戰計畫,即「部署外太空為基礎建立的飛彈防禦網」,蘇聯因此跟進了軍事競賽,其龐大的研究開發經費重挫了蘇聯的經濟,造成了蘇聯的解體。

雷根的擴大軍費開支行為,雖然違反了美國保守理念,但是卻是「人類正義的選擇」,它因而解體了當時人類最大規模的邪惡帝國。

美國一直是高稅收的國,這是美國「維持世界正義」與成為「世界警察」的代價,美國人願意無條件為「人類正義與和平」付出如此的代價,這是根源於其聖經的信仰。

美國保守思想的政策典範,並不是在現在的美國,而是瑞士。瑞士人有深厚的基督福音信仰,因此他們大都是屬於保守思想者,這使他們有別於充斥著大量左派思想的北歐與歐洲各國人士。

瑞士人有著深厚的基督福音信仰,他們的國小與人口少,使他們因此可以真正有效地實踐小政府、低稅、自由貿易與政府不干預的市場經濟等政策。

瑞士是小政府制,沒有總統府,總統只有一簡單的辦公室,總統住在自己家裡,自己付房租,總統辦公室在國會旁。

瑞士總統是七位部長輪流擔任,一人當一年總統,七個部長各司兩三個部,因此沒有台灣式的全民總統大選與新總統有權安排2萬個官位的問題;台灣的總統體制是大政府與干預政治,是行政權獨大與權大於法。

瑞士人很多信奉基督教,約38%人口是天主教徒、27%人口是新教徒、0.3%人口是猶太教徒,瑞士人有很強的「個體自律與道德責任意識」(Individual self government and moral responsibility),他們不接受個體權威與剝奪他人權利的事情。

瑞士每年有將近十次的公投,由於瑞士人有很強的「個體自律與道德責任意識」,因此採行「直接民主-公投」不會造成族群對立、黨派仇恨、社會動盪、暴民政治,也不會像利比亞、委內瑞拉一樣,因為採行公投而產生了獨裁專制的強人政治。

瑞士實行古希臘式的直接民主(Direct democracy)政治,這導致了瑞士人可以隨時透過公投修改憲法,因此「瑞士是只有民主,沒有憲政」,瑞士在政治體制上是悖離「美國憲政的原則與精神」的。

瑞士人有65%的人是信仰基督福音者,但是這不代表瑞士人不會犯錯,瑞士這種直接民主的方式,是建立在「人性是善的」與「多數人的決議是對的」的迷思上,這是瑞士的憲政危機。

瑞士有兩千多個行政區劃,瑞士人沒有大一統的意識,他們可以隨時自由選擇自己與其他村或邦(State)合併;他們透過這種居住區域的自由組合與分離方式,來有效「避免關稅與提高行政效率」,各邦高度自治,人民保有充分自由與幸福的生活方式。

瑞士堅持小政府、低稅、自由市場等政策,減少了政府對私營部門與自由貿易的干預,瑞士因此經濟快速發展,走向高度繁榮富足的道路。

台灣人應該要同美國共和黨與保守思想連結,不要走歐洲保守主義與經常同左派妥協的政治路線;但是台灣人可以學習歐洲好的制度,如瑞士的低稅制、德國的職業教育模式等。

美國共和黨與美國保守理念是右派思想;共產主義、社會主義、納粹主義、儒粹主義、帝國主義等是左派思想。

左派與右派:千萬不要用「人的派系或政黨」來分左派與右派,而是要用「基督福音與美國建國者的理念」來區分;「基督福音與美國建國者的理念」是右派的核心價值本體。

左派反「基督福音與美國建國者的理念」(The Gospel of Jesus Christ and America’s founding principles);右派支持「基督福音與美國建國者的理念」(The Gospel of Jesus Christ and America’s founding principles)。

右派的人是用人是否遵循神的核心價值理念來看人,不是用人的派系或政黨來看人。例如,甘迺迪(John Fitzgerald Kennedy,1917-1963年)是民主黨員,但他是民主黨裡偏右派思想理念者;川普是共和黨員,但是他的言行與思想本質都是偏左派,他在「1987年前」與「2001-2009年」是民主黨員,只是他後來的政策是深受共和黨理念的影響。

右派與左派的根本區分,就是右派崇拜主耶穌基督,內心中「尊神為王」,遵循聖經的教訓,注重神對個體人(Individual)的指導;左派崇拜人(Humanity),內心中「尊人為王」,強調人本主義思想(Humanism),注重集體主義與集體意識。

《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中規定:「國會不得制定關於設立國教或禁止宗教自由之法律。」。有人不明白美國的「政教分離」概念,認為政治與信仰應該分開,這是錯誤的觀點。

美國的「政教分離」是「Separationof Church and State」,主張政府(State)與教會(Church)分離;但是政治(Politics)與信仰(Faith)無須分離,而且也不可能絕對分離。

右派特點是屬有神論的個體意識思想,不相信強人與領袖政治,反對個人崇拜,信仰神與相信神掌管世界,以信仰基督福音為主;左派特點是屬無神論的集體主義思想,相信強人與領袖政治,崇尚個人崇拜,喜歡為人進行造神運動,不接受基督福音。

右派主張創造資源,強調將蛋糕做大,即主張透過每個人努力工作與創造價值來繁榮經濟,認為人應該勤奮工作。

左派主張分配資源,強調分配蛋糕,即主張建立大政府與增加稅來提供社會福利給窮人,認為所有努力工作的人應該無條件養窮人與懶人。

簡單的比喻:右派主張「多養雞,多生蛋」,左派主張「多殺雞、多取卵」;右派主張「努力工作,榮耀神」,左派主張「讓努力工作者多交稅,用税來幫助懶人與窮人」。

右派崇尚「個體意識」(Individual concepts)與「神的智慧」(God’s wisdom),重視「個體要自我管理與承擔道德責任」(Individual self government and moral responsibility」;左派崇尚「集體意識」與「人本主義」(Humanism, humanitarianism),認為政府可以干涉人的一切事物與為人分配所有人資源,包括政府有權將你口袋的錢分給別人。

「個體意識」(Individual concepts)是以神為生命中心的生命觀,崇尚神的智慧(God’s wisdom),追求生命樹,生命樹就是耶穌,生命樹就是真理;「群體意識」是以人為生命中心的生命觀,崇尚「人的權力與意志」,崇尚智慧樹(分別善惡的樹),智慧樹就是「不敬畏神,以自我為中心」。

右派認為人民是主人,政府是僕人,政府是人民的「契約僱員」,契約時間到了人民可以解僱這些僱員;人民不可以輕易相信政府,人民必須有效監督政府行使權力,政府經常是貪腐濫權與麻煩的製造者,因此要用「三權分立憲政」與「新聞第四權」來限制它,美國人還可以用「第五權」(持槍權)來制約它。

左派認為政府是救世主,是領袖,是家長,應該是「萬能政府」,應該是「凡事都該做主」,政府可以合理分配資源與干預人民的事務,人民不應該限制政府權力;左派喜歡對權力者進行「造神運動」,左派崇拜毛澤東、希特勒、史達林、奧巴馬等強權者。

左派思想,又稱為「社會自由主義」或「社會主義」思想,左派在經濟上認同凱恩斯主義和福利國思想,支持政府主導加強干預市場運作、平均分配財富、福利政策、產業民主、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全民健保制度、擴大工會與增加勞工權益、加強勞工福利政策、女權主義、收取印花稅、各種名義的人頭稅(如抽取外勞人頭稅)、提高最低工資標準、平權法案(變相製造特權的法案)、國有化與計劃經濟等思想。

左派思想,主張廢除死刑,支持LGBT權利、同性婚姻合法化、人獸交的自由權、生育控制、計劃生育政策、胎兒幹細胞研究、墮胎合法化、女性擁有墮胎的自由選擇權與身體自主權。

LGBT是Lesbian(女同性戀者)、Gay(男同性戀者)、Bi-sextual(雙性戀者)、Transgender(變性者)的英文縮寫。

許多人將希特勒列為極右派,這是錯誤的,這是因為許多人將「希特勒反左派的共產黨」,然後用二分法所導出來的結論。

事實上,希特勒主張「大政府、高稅制、國家主義、計劃經濟、種族主義、言論控制、不尊重個體、中央集權、獨裁專制、處處干預政治」等政策,是標準的左派。

1949年後,台灣被蔣家政權掌控,走的是「儒粹法西斯政權」政治,走的是「漢種族主義、國家社會主義、列寧式政黨、黨國政治、儒教大一統的政治」等左派路線,國民黨、民進黨兩黨都是深受左派的思想遺毒影響。

「納粹」(Nazi),是德語「National Sozialist」的縮寫,英文為「National Socialist」;「納粹主義」即「種族主義與社會主義」,又稱「國家民族社會主義」(Nationalsozialismus)。

「儒粹」是「儒教」與「種族主義與社會主義」的合稱,包含了「儒教的王權、專制、一言堂、人的等級制、大一統」與「種族主義與社會主義」等思想。

國民黨與共產黨都是「儒粹政權」,這兩黨的思想都源於代表左派思想的「少年中國學會」與「中國國家社會黨」的思想影響。

這兩黨受「少年中國學會」(1919-1925年)裡的「曾琦、李璜、陳啟天、左舜生、余家菊等人的國家主義思想」影響;這兩黨也受到了1932年「張東蓀、張君勱在北平成立的中國國家社會黨的思想」影響,因此這兩黨除了實行一黨專政外,還設立了許多了國營企業,這就是典型的納粹政權,這都是源於納粹的國家社會主義遺毒。

「法西斯」(拉丁語fasces),代表強權、暴力、恐怖統治、對外侵略掠奪、極端獨裁統治。

美國的保守思想一直以基督信仰為主,因此不會如同歐洲的保守主義一樣,經常會被左派與利益政治所影響,這美國是「以神立國」與「以聖經教導建立憲政」的特質。

沒有清教徒的信仰就不會有美國憲政,沒有美國憲政就不會有代表「人類正義與自由」的美國;沒有代表「人類正義與自由」的美國,人類未來文明的發展就沒有任何的希望與價值可言。

沒有清教徒的理念就不會有美國保守派思想,沒有美國保守派思想就不會有現代的普世價值理念;沒有現代的普世價值理念,人類就無法擺脫「專制文化」與「繼續被專制奴役的命運」。

沒有堅定的基督福音信仰,不可能了解由清教徒所建立的美國保守思想。

若有一天,美國保守思想離開了基督福音的信仰,那它將成為空中漂浮的一片樹葉,從此失去了根與來自泥土裡的養分。

現在美國有許多分析美國保守派思想的專家,他們熱衷於討論各種流派的思想與特質,他們喜歡賣弄各種奧秘的概念與文字來詮釋各種美國保守派的思想。

但是他們卻錯過了其中最重要的價值理念與關鍵訊息,即「如何了解美國清教徒的信仰與美國保守思想的內在發展關係」與「如何用深沈的基督信仰與屬靈的智慧來再進一步詮釋美國保守思想的核心價值」,來為人類的文明創造更深入的價值與意義。

台灣人應該堅守由清教徒所建立的美國保守思想,並用基督理念來更多充實美國保守思想內涵。

保守思想觀點:「修昔底德陷阱」的貧困

美國保守思想崇尚「基督福音」與「個體意識」(Individual concepts);美國保守思想是用「以神為中心的生命觀」來看世界、歷史、文化、政治與個體人。

美國保守思想認為「Individual」是神創造的,「Individual」具有神賜的「榮耀尊貴」與「神的兒女」本質,因此「Individual concepts」包含有「Individual dignity and rights」與「Individual moral responsibility」。

以下的經文可以表述「Individual concepts」的全部內涵;那些崇尚「人本主義」、「以人為中心的思想觀」與「以自我為中心的思想觀」、「左派思想」等人與下列經文所表述的個體觀是完全不同的,他們也無法了解與認同這經文的真正意義。

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你的 神同行。(彌迦書 6:8)

Graham Allison是美國哈佛約翰·F·肯尼迪政府學院教授與首任院長(1977-1989年),他提出了「修昔底德陷阱」(Thucydides’s trap)觀點。

古希臘著名歷史學家修昔底德是科學歷史的始祖,也是政治「現實主義」的思想者,他認為國際關系是以權力而非權利為基礎的;政治「現實主義」是左派人士喜好的觀點。

ㄧ,「修昔底德陷阱」

「修昔底德陷阱」概念源自修昔底德在他的《伯羅奔尼撒戰爭史》(The History of the Peloponnesian War)中的觀點。

修昔底德曾寫道,「戰爭不可避免的原因,是雅典力量的增長,以及這力量的增長,造成了斯巴達的恐懼。」(Thucydides wrote: “What made war inevitable was the growth of Athenian power and the fear which this caused in Sparta.”)

修昔底德認為,當一個崛起的大國與既有的統治霸主競爭時,雙方面臨的危險多數以戰爭告終。

Graham Allison所定義的「修昔底德陷阱」,是指一個新崛起的大國必然要挑戰現存大國,而現存大國也必然會回應這種威脅,這樣戰爭變得不可避免,這暗示了美中無法避免地將發生戰爭。

Graham Allison曾對「中美關係」提出三點意見:

1,他警告,北京與華盛頓(Washington, D.C.)可能會陷入「修昔底德陷阱」。(Graham Allison, who said Beijing and Washington could fall into what he called the Thucydides Trap – where a rising power threatens to eclipse a rival and conflict may result.)

2,他認為中國與美國必須共同努力,不要走上導致戰爭的道路。(Thucydides Trap author Graham Allison says China and US must work together and not end up on path that leads to war.)

3,他說,中國崛起的影響力與作為超級大過的美國的觀念不一致,兩者都需要退一步。(Graham Allison says China’s rising influence sets it at odds with the US’ notion of itself as a superpower and both need to take a step back.)

Graham Allison在面對「漢共政權每年活摘6-10萬人體器官,20年來超過100萬人因此死亡」、「漢共政權現在關押100萬維吾爾人在監獄,漢共政權將200萬維吾爾人送入再教育營」、「漢共政權自從1950年10月進入Tibet後,屠殺Tibetan超過200萬人」、「漢共政權導致東亞大陸超過8千萬人非正常死亡」、「漢共政權的一胎化政策殺死超過4億嬰兒」等罪行時,竟然要求美國退一步。

這些左派人士,心裡只有「權力平衡」,沒有「良心」;他們看不見魔鬼口中的人血,他們正在享用「人血饅頭」的滋味。

每年活摘器官數量:2016年6月,美國眾議院通過譴責制止中共強摘器官罪行的343號決議案後,一份題為〝血腥的器官摘取/大屠殺:更新版〞的研究報告指出:中國器官移植手術量每年約為6萬到10萬案例。

東突厥斯坦已成為大監獄:2018年8月10日,聯合國「消除種族歧視委員會」成員在日內瓦的聯合國會議上指出,「有許多報告顯示,維吾爾人和其他土耳其裔穆斯林少數民族遭大規模拘禁。估計高達100萬人遭拘禁於所謂反極端主義中心,另有200萬人被迫要進所謂再教育營,接受文化與政治教化。」。

歐美左派人士喜歡談論「修昔底德陷阱」,因為他們相信:「有智慧的領導人可以改變人類歷史」、「歷史隨人的意志轉移」、「人類的命運受環境決定」、「人類可以透過戰爭來獲得更大的政治與經濟利益」、「人的意志可以主宰與掌控人類歷史的發展」。

「修昔底德陷阱」的理論,並不適用於現在,原因有二:

1,核威脅使中美兩國不會輕易啟動戰爭,一旦核戰爆發,雙方都將毀滅

2,現在的戰爭,已不限於武力戰爭的模式,例如,一場金融戰爭可以毀滅一個國的經濟,造成政權的崩潰。

「修昔底德陷阱」的陷阱,在於它促使歐美人用「政治與經濟利益」來思考「中國崛起與中國威脅論」的問題,而不是用「普世價值理念」與「人的道德責任」來思考「中國崛起與中國威脅論」的問題。

普世價值理念(Universal values),包括支持「愛、正義、真理、自由、人人被創造平等、人的尊嚴與權利」等理念;人的道德責任(Individual moral responsibility),包括人必須捍衛「愛、正義、真理、自由、人人被創造平等、人的尊嚴與權利」等理念。

二、「以人為中心」vs. 「以神為中心」

Graham Allison所提出的「修昔底德陷阱」是「以人為中心」的歷史觀;這歷史觀隱含了「人可以取代神,來成為歷史的主宰者」。

真理:「以神為中心」的歷史觀

耶和華在天上立定寶座,他的權柄統管萬有。聽從他命令、成全他旨意、有大能的天使,都要稱頌耶和華!你們做他的諸軍、做他的僕役、行他所喜悅的,都要稱頌耶和華!(詩篇 103: 19-21)

你所作的,要交托耶和華,你所謀的,就必成立。(箴16:3)

「修昔底德陷阱」不是「以神為中心」的歷史觀,因此它不關心「由基督福音所發展出來的普世價值理念」,它不思考「一個邪惡政權的存在是對全世界自由國的威脅」,它也不探討「自由國應該如何聯合起來對付邪惡的儒共政權」等問題。

這裡使用「儒共政權」而不用「中共政權」,因為「中國」是偽概念;「中國」在英文為「China」,但在漢語是「The country in the center of the world」的偽概念。

Graham Allison用「修昔底德陷阱」觀點探討「如何讓中美避免陷入修昔底德陷阱」,而不是探討「美國如何區分儒共政權與被儒共政權奴役的人」、「儒共政權不等於那些被儒共政權奴役的人」、「美國如何幫助那些被儒共政權奴役的人獲得自由」、「美國如何解體邪惡的儒共國(儒共政權國),保障人的自由與人權」等問題。

三,Graham Allison的盲點

Graham Allison的人本思想觀點的盲點,在於:

1,他看不見儒共國(儒共政權國)經濟的成長是借貸支持的現象,它蘊含著嚴重的泡沫化危機,隨時有可能崩潰。

惡人並不是這樣,乃像糠秕,被風吹散。因此當審判的時候,惡人必站立不住,罪人在義人的會中也是如此。因為耶和華知道義人的道路,惡人的道路卻必滅亡。(詩篇1:4-6)

2,他看不見美國文明的強勢本體,這本體是其「基督福音與普世價值理念」,而不是「經濟的繁榮」;「基督福音與普世價值理念」是「美國文明生產與創造力」的根源土壤,「經濟繁榮」是從這肥沃的泥土裡自然長出來的花朵。

以耶和華為神的,那國是有福的!他所揀選為自己產業的,那民是有福的!(詩篇 33:12)

3,在邪惡政權奴役人時,美國作為自由國,他沒有權利保持沈默與沒有正義的行動,他有道德責任來幫助那些受奴役的人獲得自由與人權,這樣才能蒙神喜悅,這樣其自由國裡的人(Freeman)的靈魂才能獲得平安。

各人不要單顧自己的事,也要顧別人的事。你們當以基督耶穌的心為心。(腓立比書 2: 4-5)

你是我爭戰的斧子和打仗的兵器。我要用你打碎列國,用你毀滅列邦。(耶利米書 51:20)

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你的 神同行。(彌迦書 6:8)

4,神不會讓邪惡政權永遠存在,神隨時可以讓它崩潰,它們終將面對神的最後審判

他必在列國中施行審判,為許多國民斷定是非。(以賽亞書2: 4)

5,屬靈的歷史觀:神是人類歷史的主宰者,若沒有神的應允,人類政權不可能存在。

耶穌回答:「如果權柄不是從上面賜給你的,你就對我沒有任何權柄。所以,把我交給你的人有更大的罪。」(約翰福音 19:11)

6,人類的七進階歷史:亞當犯罪吃了禁果、人離棄了神、人活在苦難中、基督的血提供了救贖、人可以成為新造的人、人可以與神和好、人可以追求永生。

神愛世人,甚至賜下他的獨生子,叫一切信他的人不至於滅亡,反得永恆的生命。(約翰福音3:16)

7,人類需要認罪悔改與行義,才能蒙神喜悅,才能獲得幸福與繁榮昌盛。

耶和華所賜的福使人富足,並不加上憂慮。(箴言 10:22)

四,伯羅奔尼撒戰爭模式

伯羅奔尼撒戰爭模式,並不適用於人類許多的歷史事件。

伯羅奔尼撒戰爭(主曆前431年到前404年)發生的原因:當時,在政治上,雅典支持各邦的民主派,斯巴達支持各邦的貴族派,他們彼此競爭與敵對;在經濟上,他們彼此為爭奪奴隸、原料與商品銷售市場,產生許多利益的衝突。他們彼此無法解決在政治與經濟上的各種嚴重衝突問題。

修昔底無法了解「以神為中心」的歷史觀-神一直在掌管人類歷史的事實。

聖經記載,以色列人征服迦南七族-赫人、革迦撒人、亞摩利人、迦南人、比利洗人、希未人、耶布斯人;以色列人並非因為政治與經濟上的利益而對迦南發動戰爭,這是神吩咐以色列人對罪惡滿盈的迦南人(創世紀15:12-16)所發動的審判戰爭。

我認為「修昔底德陷阱」觀點可以呈現出人類文化的現象,但不能有效詮釋「神國」(God’s kingdom)文化,因為神國的律法是「Love」不是「利益競爭」。

耶穌對他說:你要盡心、盡性、盡意愛主你的神。這是誡命中的第一,且是最大的;其次也相仿,就是要愛人如己。這兩條誡命是律法和先知一切道理的總綱。(馬太福音22:37-40)

五,人本文化的貧困

我所提出的「禁果的詛咒」與「該隱的詛咒」現象,同「修昔底德陷阱」都屬於「人本文化的貧困」的案例與範疇。

「修昔底德陷阱」、「禁果的詛咒」與「該隱的詛咒」的觀點,只能詮釋人類在吃禁果犯罪後的一部分存在形態,它們並沒有為人類指出一條追求真理與價值理念的道路。

「修昔底德陷阱」是從政治與經濟上的利益來思考屬世的戰爭,它並不思考有關「儒教人本思想」與「基督福音信仰與普世價值理念」的衝突所導致的「屬靈戰爭」問題。

兩種戰爭的本質與目的:

1,「屬世的戰爭」使用的武器是槍炮,是用士兵的槍炮去消滅敵人的肉體,以此來建立新的強權政治與國際秩序。

2、「屬靈的戰爭」使用的武器是十字架,是屬靈尖兵用「上十字架的鮮血」來拯救人類的靈魂,以此來建立神的國與將平安帶給世人(Peace be with you)。

「禁果的詛咒」與「該隱的詛咒」

1,「禁果的詛咒」:當亞與夏娃當吃了禁果後,他們所面臨的第一個死是來自「人嫉妒的罪」,就是「該隱殺了亞伯」。

兩種命運:該隱選擇「分別善惡樹」,亞伯選擇「生命樹」,他們分別選擇了不同的樹,也就是選擇了追求不同的價值理念。

選擇「分別善惡樹」者,是「以人為中心的世界觀」,崇尚「以自我為中心」,最後會結出分別善惡樹的果子-「死」。

選擇「生命樹」者,是「以神為中心的世界觀」,認為「人必須順服神」,最後會結出生命樹的果子-「永生」。

「分別善惡樹」就是「撒但」。撒但要人吃園子中央的樹上的果子(創世紀3:3),撒旦要人定睛在自己身上(創世紀3:10),撒旦要人以「自我」為中心,撒但要人「以自我為中心來分別善惡與知識」,撒旦要人離開「以神為中心」的生命觀。

撒但說,「你們不一定死;因為神知道,你們吃的日子眼睛就明亮了,你們便如神能知道善惡。」(創世紀3:4-5),因此「吃了禁果就可以如神了」。

「生命樹」就是「耶穌」。耶穌是生命(約翰福音14:6)、耶穌是生命的糧(約翰福音6:35)、耶穌是生命的活水(約翰福音4:9-14)、耶穌是葡萄樹(約翰福音15:5)。

耶穌說,「吃我肉、喝我血的人,就有永恆的生命,在末日我還要使他復活」(約翰福音 6:54)。

「分別善惡樹」所結的果子,就是「傲慢、貪婪、色欲、嫉妒、暴食、憤怒及怠惰」等七宗罪(7 deadly sins);「生命樹」所結的果子,就是「仁愛,喜樂、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實、溫柔與節制」。

然而,追求「分別善惡樹」的該隱無法容忍追求「生命樹」的亞伯,因此「該隱殺了亞伯」。

「該隱殺了亞伯」成了後來人類歷史發展的常態現象,它代表了「人的罪」-「嫉妒、仇恨、殺人、奪利」等罪性;這種「永恆回歸人的罪的歷史」,唯有倚靠主耶穌在十字架上的血,人才能離開「罪」而獲得「救贖」。

2,「該隱的詛咒」:當人離棄了神時,他不將神視為神(創世紀4:5),他不將神的話視為神的話(創世紀4:6),他將陷入到「以自我為中心」(創世紀4:9,13)與「環境決定論」(創世紀4:14)的困境裡。

這樣的困境,使他害怕被他人否定,使他渴望他人的肯定,他需要透過「他人的觀點」與「環境條件」來「建構自己的存在意義」;凡是會阻礙他建構自我存在意義的,他必須消滅它。

該隱的兩種殺人對象:

該隱要殺亞伯:以掃要殺雅各、掃羅追殺大衛、約瑟的兄弟要殺約瑟、希律·安提帕斯王殺施洗約翰、猶太大祭司殺害耶穌。

該隱的仇恨與嫉妒要殺人:大衛謀殺烏利亞、大衛的兒子押沙龍殺了有資格繼承王位的長子暗嫩、1914年與1939年德國攻擊英國而導致兩次世界大戰、漢人的共產黨政權追殺國民黨政權(1949年)等。

在屬靈的世界裡,選擇「分別善惡樹」的該隱,在他選擇時,他的靈命就已經死了;除非他接受基督為救主,否則他永遠只能吃「分別善惡樹」的果子-「死」。

六,「窰匠」與「泥」的關係

人若想知道神如何掌管人類的歷史,他就必須先知道「窰匠」與「泥」的關係;神是「窰匠」,人是「泥」,這可以從下列經文得知。

耶和華說:以色列家啊,我待你們,豈不能照這窰匠弄泥嗎?以色列家啊,泥在窰匠的手中怎樣,你們在我的手中也怎樣。我何時論到一邦或一國說,要拔出、拆毀、毀壞;我所說的那一邦,若是轉意離開他們的惡,我就必後悔,不將我想要施行的災禍降與他們。(耶利米書18:6-8)

神在掌管人類的歷史:亞述帝國在主曆前722年滅了北國以色列,巴比倫帝國在主曆前586年滅了南國猶大,這是神興起兩個小國成為大國,來管教不蒙他喜悅的以色列國與猶大國,因為他們觸怒了神。

神的恩典與憐憫:以色列在主曆1948年5月14日復國,這是神對亞伯拉罕立的約,神在懲罰以色列人的悖逆後,神對亞伯拉罕子孫依然施行特別的恩典與憐憫。

七,馬克思「歷史決定論」與「經濟決定論」的貧困

馬克思認為經濟是決定人類歷史發展的原因,這種「歷史決定論」又被稱為「經濟決定論」。

左派人士喜歡用這種經濟的觀點與立場,來分析人類所有的文化與歷史現象,並主張人類歷史的發展是靠人的智慧、意志、勇氣、決心、好惡、強權與力量等因素來決定的,並相信人類歷史的結果是靠人的戰爭與鬥爭來分勝負的。

典型的左派觀點:孫文說,「世界潮流,浩浩蕩蕩,順之則昌,逆之則亡」; 毛澤東說,「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創造世界歷史的動力」,他們不相信神在掌管歷史。

孫文與毛澤東的左派病毒思想,如下

1,孫文的《儒粹大一統主義宣言》:國家之本,在於人民。合漢、滿、蒙、回、藏諸地為一國,即合漢、滿、蒙、回、藏諸族為一人。——是曰民族之統一。武漢首義,十數行省先後獨立。所謂獨立,對於清廷為脫離,對於各省為聯合。蒙古、西藏,意亦同此。行動既一,決無歧趨,樞機成於中央,斯經緯周於四至。——是曰領土之統一。(中華民國大總統孫文宣言書)

2,孫文的《儒粹法西斯主義宣言》:我們要將來能夠治國平天下,便先要恢復民族主義和民族地位。用固有的道德和平做基礎,去統一世界,成一個大同之治,這便是我們四萬萬人的大責任!(孫文的民族主義的第六講》)

附:所謂的「固有的道德」就是「儒教的仁義禮智信」,就是「禮為王,仁義智信為奴」;「禮」就是「禮教、禮法、禮制、禮治」,就是「獨尊王權、皇帝制、家長制、專制、中央集權、一言堂、人的等級制、儒粹種族主義(漢人至上,漢人是統治者)、儒粹大一統主義」等吃人的思想。

3,孫文的《儒粹種族主義宣言》:中國自秦漢而後,都是一個民族造成一個國家…就中國的民族說,總數是四萬萬人,當中參雜的不過是幾百萬蒙古人,百多萬滿洲人,幾百萬西藏人,百幾十萬回教之突厥人,外來的總數不過一千萬餘人。所以就大多數說,四萬萬中國人,可以說完全是漢人,同一血統生活,同一言語文字,同一宗教信仰,同一風俗習慣,完全是一個民族。(孫文的三民主義的民族主義第一講)

4,毛澤東的《儒粹大一統主義宣言》:秦始皇是中國封建社會第一個有名的皇帝,我也是秦始皇,是馬克思加秦始皇,超過了秦始皇。林彪也罵我是秦始皇。中國歷來分兩派,一派講秦始皇好,一派講秦始皇壞。我贊成秦始皇,不贊成孔夫子。因為秦始皇第一個統一中國,統一文字,不搞國中有國,而用集權制。(1974年毛澤東會見埃及副總統時談話)

5,毛澤東的《儒粹法西斯主義宣言》:世界大戰並不可怕。第一次世界大戰打出來一個社會主義國家蘇聯,第二次世界大戰打出來一個社會主義陣營。第三次世界大戰如果爆發,就可以實現世界大同。第三次世界大戰應該早打,大打,打核戰爭,在中國打。第三次世界大戰如果爆發,我建議蘇聯假裝坐觀,由我來帶領中國人民把美國軍隊吸引到中國戰場,我們同美國軍隊打常規戰。戰爭擴大滾雪球,然後我們假裝敗退,逐步把美國軍隊引入中國內地,使美國軍隊陷入人民戰爭的汪洋大海中,從而迫使美國向中國戰場投入主力軍隊。當美國將主力軍隊投入中國戰場後,請蘇聯向中國戰場突然投射原子彈,將美國主力軍隊一舉殲滅在中國的戰場上。這樣的一場世界大戰中國可能會死掉四億人口。但是中國用三分之二人口的犧牲,卻換來一個大同的世界還是值得的(當時中國的統計人口是六億)。死掉四億人,還剩兩億人,用不了多少年,中國就又可以恢復到六億人口了。(《毛澤東選集/內部》:1955年毛澤東關於第三次世界大戰的講話)

6,儒粹法西斯政權推行「全殖民地」

1948年,毛澤東在《將革命進行到底》一文中說:中國革命是要「使中華民族來一個大翻身,由半殖民地變為真正的獨立國,使中國人民來一個大解放,將自己頭上的封建的壓迫和官僚資本(即中國的壟斷資本)的壓迫一起掀掉,並由此造成統一的民主的和平局面,造成由農業國變為工業國的先決條件,造成由人剝削人的社會向著社會主義社會發展的可能性。」

2018年,毛澤東的《將革命進行到底》一文所成就的真相:中國革命是要「使中華民族來一個大翻身,由半殖民地變為真正的全殖民地,使中國人民來一個大奴化,將自己頭上的封建的壓迫和官僚資本(即中國的壟斷資本)的壓迫更掀不掉,並由此造成永遠無法憲政與和平局面,造成由農業國變為奴隸國的先決條件,造成由人剝削人的社會繼續向著人更剝削人的社會主義社會發展的可能性。」

7,孫文出賣滿蒙土地:孫文為了取得日本的援助資金,曾對日本政客說,「滿蒙可任日本取之,中國革命的目的在滅滿興漢」、「日本如能援助中國革命,將以滿蒙讓渡與日本」、「當此次舉事之初,余等即擬將滿洲委之於日本,以此希求日本援助中國革命」、「日本需要東北,東北與日本有不可隔離之關系。其地原為東北人之土地,對我中國漢人來說並非絕對必要。我輩革命如能成功,如東北之地,即使滿足日本之希望,當亦無妨。」(田中內閣鐵道大臣小川平吉的回憶錄)。

這種政治惡棍,竟然被國民黨法西斯政權捧為「國父」,並將這「國父」頭銜強加在那些曾被這法西斯政權統治下的人民上。

這些左派人士無法了解誰在掌控下列歷史事件的發展與結果:

1,神吩咐摩西說,「把我的子民以色列人從埃及領出來」;埃及法老王多次阻撓與恐嚇摩西,不讓摩西帶領以色列人離開埃及,後來耶和華降十災于埃及,人的意志終究抵擋不住神的旨意。

2、神讓250萬的以色列人,原來只有20天的路程卻讓他們走了40年;摩西差十二探子窺探迦南,探子用了40天窺探那地完畢回來,因此20天路程可以到達迦南。

3,神讓以色列人亡國,以色列人在世界各地流浪超過2500年。

4,亞述的西拿基王率大軍攻打耶路撒冷城時,南國猶太的希西迦王向耶和華禱告,神派一位天使去亞述營中,一夜之間殺了十八萬五千人。

5,神讓想要贏得人民喜悅更勝於遵從上帝旨意的掃羅王,失去王位與死在戰場。(撒母耳記上13: 1-15)

6,身經百戰的非利士巨人歌利亞,一連40天,他每天早晚都在戰場嘲笑以色列人與罵陣,但他卻被奉耶和華的名的孩子,用投石帶的石子擊中頭而死。

7,13​萬​5000​個​米甸​士兵,被基甸的300士兵所敗;在戰爭中,基甸​吹​響​號角,打​碎​空瓶,揮舞​著火​把,大聲​喊​道,「耶和華​的​劍!基甸​的​劍!」,那​300​個​士兵​也​照​著​做,米甸人因害怕而亂跑,並自相殘殺而敗亡。

這些故事都在說明一個事實:人類歷史的發展,經常是神在懲罰人的意志,因為人的意志與思想潮流經常是悖離神的旨意的。

「歷史決定論」與「經濟決定論」的出處:馬克思在《政治經濟學批判》序言裡說,「人們在自己生活的社會生產中發生一定的、必然的、不以他們意志為轉移的關系,即同他們的物質生產力的一定發展階段相適應的生產關系。這些生產關系的總和構成社會的經濟結構,即有法律的和政治的上層建築豎立其上並有一定的社會意識形式與之相適應的現實基礎。物質生活的生產方式制約著整個社會生活、政治生活和精神生活的過程。」與「不是人們的意識決定人們的存在,相反的是人們的社會存在決定人們的意識。」(《馬恩選集》第2卷第82頁)

馬克思的觀點是錯誤的,例如,美國歷史上的獨立戰爭與南北戰爭的背後,是基督徒的正義與人權價值觀,不是經濟決定論;如果是經濟決定論,則雙方可以透過經濟利益的協商或妥協來解決,這樣所花費的經濟成本遠比戰爭成本更符合利益原則。

基督徒的「正義與人權價值觀」是來自神的啟示與旨意,凡是來自神的啟示與旨意的行為,神會在適當時機出手翻轉一切情況,神會讓站在神的這一方者贏得最終的勝利。

例如,美國若比希特勒法西斯政權晚發明原子彈,則人類歷史將改寫;美國提早發明原子彈,這不是美國人比較聰明與有智慧,而是神出手幫了美國,神將來自德國的愛因斯坦送到了美國。

結論

現在世界正在發生美中貿易戰,這場戰爭的背後需要有來自基督徒的「正義與人權價值觀」來主導,這樣才會蒙神喜悅。

如果美國還是用如現在這種左派的思維方式-經濟決定論,來解決美中貿易戰,那麼最終結果將只是貿易關稅的互相講價與利益妥協,那麼美國就將如現在一樣,繼續成為支持與延續這邪惡政權的幫凶。

正義人士應該盡快釋放這些「正義與人權價值觀」訊息給美國政府,美國這次的貿易戰爭應該堅定地站在右派的正義與人權的價值理念立場。

如同雷根一樣,將中共政權定義成邪惡政權,這樣才能取得神的祝福,讓全人類最終真正贏得這場代表「正義與人權價值理念」的戰爭。

如果美國將儒共政權定義成邪惡政權,那麼這樣就可以立即「完全摧毀儒共政權對其國內與國外的存在合法性」。

儒共國(儒粹政權國)的存在,已嚴重地威脅到世界的自由與和平;美國可以聯合世界所有自由國採行下列政策:

1,美國聯合自由國正式宣布儒粹政權為「邪惡政權」。

2,解散現在的聯合國與成立新聯合國(由所有自由國組合成的聯合國),並邀請台灣加入與同各國建立邦交。

3,美國聯合自由國「聯合駐軍台灣」,軍事封鎖儒共國。

4,美國與儒共國斷交。

5,美國聯合自由國進行外交封鎖儒共國。

6,美國聯合自由國進行貿易封鎖儒共國。

7,美國聯合自由國促成儒共國經濟崩潰。

如此儒共國將如同蘇聯一樣,政權很快地會自然解體。

現在人類必須先思考,如何幫助東亞大陸人破除「儒粹的大一統思想」,並幫助東亞大陸各地人成為自由人(Freeman)與獨立建國,如此才能避免全人類面對即將出現的14億戰爭難民的問題。

禱告求主帶領全人類如何面對這些即將來臨的問題。

「神」才是「歷史決定論」的主體,「神的意志」才是「歷史決定論」的內容。

保守思想觀點:終結儒粹法西斯政權

那時,天下人的口音、言語都是一樣。他們往東邊遷移的時候,在示拿地遇見一片平原,就住在那裡。他們彼此商量說:來吧!我們要做磚,把磚燒透了。他們就拿磚當石頭,又拿石漆當灰泥。他們說:來吧!我們要建造一座城和一座塔,塔頂通天,為要傳揚我們的名,免得我們分散在全地上。(創世紀11:1-4)

所謂的「中國」與「中華帝國」都是漢文化製造出來的偽概念,其實質就是「邪惡政權」。

「中國」與「中華帝國」就是「亞洲的巴別塔」(巴貝爾塔、巴比倫塔、通天塔;Tower of Babel),就是「人的帝國政權」,其目的就是要建立「以人為自我中心的大帝國」來取代「神的國」(God’s Kingdom)。

魔鬼要用這帝國升到高雲之上,魔鬼要與至上者同等(以賽亞書14:13-14),魔鬼要挑戰神。魔鬼無視於下列的經文:

當那列王在位的時候,天上的神必另立一國,永不敗壞,也不歸別國的人,卻要打碎滅絕那一切國,這國必存到永遠。(但以理書 2:44)

於是那巨龍被摔了下來。牠就是那古蛇,被稱為魔鬼和撒旦,那迷惑普天下的。牠被摔在地上,牠的使者們也與牠一起被摔了下來。(啟示錄 12:9)

現在這邪惡政權,就是儒共政權,包含「儒教種族主義」、「納粹式的國家社會主義」、「儒粹的大一統主義」;它的本質就是「儒粹對異族的種族與文化大清洗」,它的真面目是「粹法西斯政權」。

現在東亞大陸的共產黨是儒粹法西斯政權的最大病毒體;現在的國民黨依然保有儒粹法西斯政權的病毒體;現在的民進黨是國民黨病毒體所結出來的果子,因此現在的國民黨與民進黨在本質上都是恐共與不反共。這是因為這三黨的本體都是來自相同的DNA病毒基因組,都是DNA不斷複製與突變出來的類似品種。

這儒共法西斯政權並沒有存在的合法性,它不是經由市民(Citizens)憲政所選舉出來的僕人政務員,它並不合法代表所有被它統治的市民;這儒共法西斯政權是經由槍桿子與武力所建立的殺人政權,它的本質就是專門踐踏「Individual dignity and rights」的政權,它的本質就是專門奴役與剝削人的政權,它的本質就是強盜。

這儒共法西斯政權天真地認為「槍桿子是政權合法性的基礎」,這種強盜邏輯在現代文明社會裡根本是一則笑話。

這儒共法西斯政權所宣揚的「中華文化」,其主體就是「儒教」與「儒術」;「儒教」崇尚「名利權位與榮華富貴」,「儒術」崇尚「權謀詭詐與坑蒙拐騙」。

「儒教」所宣揚的就是「仁義禮智信」思想,「禮是主,仁義智信是奴,奴隨時要聽主指揮」,也就是「禮」要領軍「仁義智信」;「禮」是魔鬼,「禮」所領導的「仁義智信」就是魔鬼兵團,魔鬼與魔鬼兵團應該被消滅。

「禮」的本質:「禮」就是「禮教、禮法、禮制、禮治」,就是「崇尚王權與專制」,這種文化非常邪惡與腐敗,這種文化就是魔鬼,魔鬼早該滅亡了。

ㄧ,儒粹法西斯政權崩塌的基礎

若不是耶和華建造房屋、建造的人就枉然勞力.若不是耶和華看守城池、看守的人就枉然儆醒。(詩篇 127:1)

這邪惡政權崩塌的基礎不是「暴力革命」、「推翻專制」、「改朝換代」、「江山易主」、「逐鹿中原」、「實行民主」(新專制)、「建立新中國」(新中華帝國),而是「Everyone knows the truth and becomes a new person」。

「A new person」的真實定義就是「A new creation in Christ」,只能從下列《Bible》經文了解:

Therefore, if anyone is in Christ, the new creation has come: The old has gone, the new is here!(2 Corinthians 5:17)

若有人在基督裡,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歌林多後書5:17)

He has shown you, O mortal, what is good. And what does the Lord require of you? To act justly and to love mercy and to walk humbly with your God.(Micah 6:8)

世人哪,耶和華已指示你何為善。他向你所要的是什麼呢?只要你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你的神同行。(彌迦書6:8)

在東亞大陸的漢文化圈裡的「革命定律」,經常是「一群反普世價值的人受不了被專制王朝壓迫的痛苦而將這邪惡與貪腐的政權摧毀,然後再建立一個最終又會成為另一邪惡與貪腐的政權」。

這種現象一直是東亞大陸2千多年來的普遍常態,它不斷地呈現了「永恆回歸專制與腐敗政權」的歷史荒謬現象。

破除吃人的大一統思想:東亞大陸人需要透過接受「耶穌福音信仰、建立個體意識(Individual concepts)、英文成為第一公共語言、美國憲政理念、美國保守理念」等五思想,才有可能徹底破除「吃人的儒粹大一統思想」,東亞大陸人才能成為真正的自由人(Freeman),東亞大陸人才能自主地在各地獨立建國,東亞大陸人才能不再繼續活在「奴的悲慘命運」之中。

美國憲政理念:《五月花號公約》(The Mayflower Compact, 1620)、《維吉尼亞權利法案》(Virginia Declaration of Rights, 1776)、《美國獨立宣言》(United States Declaration of Independence, 1776)、《美利堅合眾國憲法》(Constitution of the United States, 1787)、《美國權利法案》(United States Bill of Rights, 1789)。

上述這五份憲政文件是東亞大陸人在各地獨立建國的必要理念基礎;獨立建國必須經由住民-即當地市民(Citizens)的公投程序來決定。

後儒共政權解體時,東亞大陸各地(9634057平方公里)未來可以考慮獨立建國的數量:

1,若按美國50邦(States)的土地規模則為50國。

2,若按瑞士聯邦(包含26邦,共4萬平方公里)的土地規模則為240國。

3,若按新加坡(721.5平方公里)的土地規模則為13352國。

4,若按楚格邦(Zug State, 21.6平方公里)的土地規模則為44.6萬國。

若東亞大陸人願意選擇類似新加坡的土地規模國,則東亞大陸將如同夏王朝時的萬國狀態。

國的土地與人口越小,越好治理,也越能保障個體人獲得「尊嚴、正義、自由、人權、幸福、繁榮、富足」等價值,例如,瑞士。

在普世價值理念已在世界各地推動自由化的現代,已沒有人願意接受「五代同堂」或「十兄弟不分家」(十兄弟的家合住在一家)的政策,這樣必然會產生「王權、專制、家長制、等級制、一言堂、利益爭鬥(權謀詭詐)、大一統家規思想」等問題,如此個體人將活得生不如死,正如同2千多年來被歷屆「儒王朝政權」所統治下的東亞大陸人的悲慘命運。

二,永恆回歸秦制的詛咒

這一切我都見過,也專心查考日光之下所做的一切事,有時這人管轄那人,令人受害。(傳道書8:9)

自公元前221年秦始皇滅六國、廢封建、行郡縣,在東亞建立第一大一統王朝秦帝國至現在的中共末代政權,大一統專制王朝存在型態已有2千多年。

這「大一統王朝」採行「中央集權」與「專制」,可稱為「秦制」;東亞大陸人由於缺乏「基督福音的信仰」與「奠基在基督福音的普世價值理念」,因此一直被這「永恆回歸秦制的詛咒」所綁架。

這東亞的大一統思想從《公羊傳·隱公元年》、管仲、孔丘、荀子、李斯、《吕氏春秋》、墨子、董仲舒等的積極提倡,例如,李斯提出「滅諸侯,成帝業,為天下一統」。

然後,由嬴政、劉邦、劉秀、司馬炎、楊堅、李淵、趙匡胤、朱元璋、皇太極、孫文、蔣介石、毛澤東、鄧小平,到現在東亞大陸專制統治者的實踐,基本上傳承了這大一統的思想。

三,被邪靈附體的政權

是因耶穌曾吩咐污鬼從那人身上出來。原來這鬼屢次抓住他;他常被人看守,又被鐵鍊和腳鐐捆鎖,他竟把鎖鍊掙斷,被鬼趕到曠野去。 耶穌問他說:你名叫什麼?他說:我名叫群;這是因為附著他的鬼多。(路加福音8:29-30)

2千多年來,漢文化與漢文化的大一統思想支撐著東亞大一統專制王朝,這漢文化與大一統專制王朝的本質就是踐踏「Individual dignity and individual rights」的魔鬼,就是「邪靈」。

漢文化就是邪惡文化,大一統思想就是漢文化的政治核心體,這核心體就是東亞大陸最大的「邪靈」。

這「邪靈」就是建構「邪惡帝國、邪惡王朝、邪惡政權、邪惡黑幫組織、邪惡統治集團、殺人集團、吃人的怪獸、奴役人的枷鎖」的本體;這邪靈附著在東亞大陸的秦帝國直到清帝國,也附著在1912年後的國民黨政權與1949年後共產黨政權。

這「邪靈」是東亞大陸從秦帝國到共產黨政權一脈相承的真身,這真身的表面名稱為「中國」與「中華」而實為「邪惡政權」,這真身的本名為「邪靈」。

這邪靈政權現在竟然還存活,並且繼續在犯罪:從2000開始,東亞大陸共產黨政權透過軍隊與武警醫院大規模地從活人身上強摘器官移植來賺錢牟利,並且建立了全世界最大規模的活體器官供應產業,這是「人類最大規模的殺人產業」。

每年活摘器官數量:2016年6月,美國眾議院通過譴責制止中共強摘器官罪行的343號決議案後,一份題為〝血腥的器官摘取/大屠殺:更新版〞的研究報告指出:中國器官移植手術量每年約為6萬到10萬案例。

2018年8月10日,聯合國「消除種族歧視委員會」成員在日內瓦的聯合國會議上指出,「有許多報告顯示,維吾爾人和其他土耳其裔穆斯林少數民族遭大規模拘禁。估計高達100萬人遭拘禁於所謂反極端主義中心,另有200萬人被迫要進所謂再教育營,接受文化與政治教化。」,這是「人類最邪惡的法西斯政權」。

很多儒教圈裡的人將「東亞大陸大規模的活摘人體器官行為」視為少數共產黨掌權者的罪行,而忽略了這是集團犯罪的活動;這集團犯罪者還包括「所有容忍這種殺人行為者」與「所有參與購買與交易過程的團伙者」,例如,兩岸的大多數沈默者與提供醫療技術的台灣醫生。

很多儒教圈裡的人不肯相信「東亞大陸大規模的活摘人體器官行為」、「王震大屠殺維吾爾人與穆斯林人」、「毛共政權導致超過八千萬人的非正常死亡」、「共產黨一胎化政策導致屠殺了超過4億的嬰兒」、「共產黨關押了2百萬維吾爾人與穆斯林人於再教育集中營」、「左宗棠大屠殺維吾爾人與穆斯林人」、「曾國荃發動的南京大屠殺」(譚嗣同敘述曾國荃領湘軍攻入南京城時,「見人即殺,見屋即燒,子女玉帛掃數悉入官軍」;清史記載,「金陵之役,伏屍百萬,秦淮盡赤;號哭之聲,震動四野。」)等事件都是是根源於「充滿邪靈基因的漢文化」的必然結果。

四,被邪靈綁架的四種非人特質

耶和華所恨惡的有六樣,連他心所憎惡的共有七樣, 就是高傲的眼,撒謊的舌,流無辜人血的手, 圖謀惡計的心,飛跑行惡的腳, 吐謊言的假見證,並弟兄中布散分爭的人。(箴言6:16-19)

因為罪的工價就是死;但神的恩賜,在我們的主基督耶穌裡,卻是永恆的生命。(羅馬書6:23)

在漢文化世界裡,存在有四種非人特質:即「A dead person」、「A soulless animal」、「An evil person」與「A person whose soul has been killed」。

凡不能擁有完整的「Individual dignity and individual rights」者就是「A dead person」,凡不能自我認知「Individual dignity and individual rights」者就是「A soulless animal」,凡暴力踐踏他人的「Individual dignity and individual rights」者就是「An evil person」,凡自我的「Individual dignity and individual rights」被暴力踐踏者就是「A person whose soul has been killed」。

漢文化的存在目的就是在構建這「謊言與暴力文化」與「上列4種非人型態」的存在合法性,因此漢文化圈裡的人大都具有這些「非人」的屬性,但是他們卻無法意識也不承認「自我是非人」的事實。

如果想要了解產生上述非人文化的根源,這可以從中華帝國裡存在的「人」與「民」的概念來論證。

「人」在甲骨文與金文裡是「一條手與一條腿的鞠躬者」(拜偶像者)(Exodus 20:5, You shall not bow down to them or worship them),在篆文裡是「一條手與一條腿的90度下拜者」,在隸書裡是「兩條腿者」,在東亞大陸戰亂時代東亞人稱之為「兩腳羊」、「雙腳羊」、「菜人」、「饒把火」、「下羹羊」、「和骨爛」,從殷商到現代的東亞人吃人與吃嬰的歷史不曾斷絕過,這些「吃人的人」與「被吃的人」都被漢文字被定義成兩條腿的存有。

「民」在甲骨文裡是「被利物刺了左目的被俘虜者」,通常這些被俘虜者還要被「刖其左足」(砍斷左足),以避免他們會逃跑。「人」與「民」的甲骨文與漢文字意義都是「奴」,都是「被統治者」。

「我」在甲骨文裡是「戈上有三利齒的兵器」,代表「我族的旌旗」,「我」字演變到篆文時,成為了「左戈與右戈」;從甲骨文到篆文,再從篆文到隸書,「我」都代表「我族」或「我們」,例如,漢文裡常有「我大漢河山」、「還我河山」、「我大清王朝」、「我朝統一萬方」,這些「我」都意指「我們的」。

五,邪靈文化孵育出群體意識

這是因為耶穌吩咐汙靈從那個人身上出來。原來汙靈曾多次抓住那個人,雖然他被鐵鏈和腳鐐捆鎖,被看守著,可是他掙斷鎖鏈,被鬼魔驅逐到曠野去。耶穌問他:「你叫什麼名字?」他回答說:「群。」因為有許多鬼魔進到他裡面。那些鬼魔央求耶穌不要命令它們進無底坑去。(路加福音 8:29-31)

我為了他們,自己分別為聖,好使他們也能在真理中被分別為聖。(約翰福音 17:19)

你們不可與不信的人同負一軛。公義和罪惡到底有什麼相通呢?光明與黑暗有什麼相合呢?(哥林多後書 6:14)

你們不要愛世界,也不要愛世界上的事物。如果有人愛世界,父的愛就不在他裡面了。 原來世界上一切肉體的欲望、眼目的欲望、今生的驕傲,都不是出於父,而是出於世界的。 世界和屬世的欲望正在消逝;但那遵行神旨意的,卻永遠長存。(約翰一書2:15-17)

漢文化裡的「我」充滿了「群體意識」(Group consciousness)與「集體意識」(Collective consciousness),缺乏「個體意識」(Individual  consciousness),因此漢文字的「我」永遠無法自主發展出「Individual」與「Individual Moral Self-discipline and Individual Moral Responsibility」等完整的意識。

「漢文化、漢文字、漢語言」是「邪靈」的載體,這載體裡處處充滿了「吃人的邪靈基因」,這邪靈文化孵育出樂群體意識。

這載體裡不存在「Free person(Freeman)」的概念,這載體將「People」分類與二元對立成「皇帝與賤民、王與奴民、統治者與被統治者、主子與奴、聖人(崇拜對象)與小民(鄙視對象)、君子(有權者)與小人(無權者)、人上人與人下人(上人與下人)、上位者與草民、權位高者與權位低者」等荒謬的概念,然後以此來構建「以群體意識來踐踏Individual dignity and individual rights」的「專制文化」。

這種將人劃分為二元對立的思維方式,是不道德的文化歧視行為,也是低劣的邏輯洗腦活動,在漢文化圈普遍存在著這種荒謬現象,例如,台灣的藍綠對立、大陸的黑五類與紅五類對立等問題。

六,儒教的人的等級意識

耶穌說:你們聽見有話說:「當愛你的鄰舍,恨你的仇敵。」只是我告訴你們,要愛你們的仇敵,為那逼迫你們的禱告,這樣就可以做你們天父的兒子,因為他叫日頭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給義人也給不義的人。你們若單愛那愛你們的人,有什麼賞賜呢?就是稅吏不也是這樣行嗎?你們若單請你弟兄的安,比人有什麼長處呢?就是外邦人不也是這樣行嗎?所以你們要完全,像你們的天父完全一樣。(馬太福音5:43-48)

儒教將「Individual」放在「君、臣、父、子」、「天子、草民」、「大人、小人」、「君子、小人」、「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 莫非王臣」的「等級結構」中,如此「Individual」成為「The slave of man」而不是「The slave of God」,如此便切斷了「Individual」與「Creator」的真實關係。

邪靈用這「君、臣、父、子」的荒謬禮教定位構建了兩「吃人的專制體系」。

第一是「父權的家朝」,就是「家庭的專制與中央集權」與「一言堂」文化,即「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

第二是「皇權的王朝」,就是「家天下的專制與中央集權」與「一言堂」文化,即「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從「孝敬父母」到「孝敬皇帝」、從「在父權前下跪為奴子」到「在王權前下跪為奴臣」正是儒教建立的「皇權文化複製模式體系」,無論「Individul」在那裡永遠都是「屬世的奴」。

七,邪靈文化孵育儒教、佛教與道教

你們要提防假先知。他們披著羊皮來到你們這裡,裡面卻是凶殘的狼。憑著他們的果子,你們就能認出他們來。難道從荊棘上能收葡萄,從蒺藜中能收無花果嗎?(馬太福音 7:15-16)

我現在所做的,將來還要做,為要斷絕那些人的機會——他們想找一個機會,好讓別人以為他們所誇耀的與我們一樣, 因為這樣的人是假使徒,是詭詐的工人,他們裝做基督的使徒。 這並不足為奇,原來撒旦自己也裝做光明的天使;所以,即使他的僕人把自己裝做義的僕人,也不足為怪;他們的結局必然照著他們的行為。(哥林多後書 11:12-15)

肉體的行為是清清楚楚的,它們就是:通姦、淫亂、汙穢、好色、拜偶像、行邪術、仇恨、紛爭、嫉恨、暴怒、爭競、分裂、結派、 嫉妒、凶殺、醉酒、荒宴以及類似這樣的事。對這些事,我現在要預先告訴你們,就像我以前告訴過你們的那樣:行這些事的人不會繼承神的國。(加拉太書 5:19-21)

邪靈文化孵育儒教、佛教與道教,這三教就是撒旦插在東亞漢文化圈裡的人身上的三把刀;這三把刀是有毒的刀,它會殺死人的靈魂,它專殺「個體人的尊嚴與權利」(Individual dignity and rights」。

佛教宣揚「空、無我、涅槃」;道教宣揚「清靜、無為、虛無、柔弱、恬淡、不爭、素樸」,佛教與道教以此阻絕了「Individual moral responsibility」與「Fight for Truth, Life, Liberty, Justice, and the Pursuit of Happiness」的理念。

當「儒教、佛教、道教」將「Individual」與「Creator」的真實關係混淆時,你將無法了解「Individual」的全部內涵,例如,「Creator是榮耀尊貴的」,「Individual具有Image of God」(Godlike qualities, the attributes of God, characteristics of God ),因此「Individual是榮耀尊貴的」。

「Individual」的全部內涵來自於「Creator」的授與,包括「Free person(Freeman)、Individual self-government、Individual moral responsibility、Individual dignity and individual rights、Fight for Truth, Life, Liberty, Justice, and the Pursuit of Happiness」等。

「Individual」思想也是「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 that they are endowed by their Creator with certain unalienable Rights, that among these are Life, Liberty and the pursuit of Happiness.」的理念基礎,這些都是屬於「Universal values(Common values)」的內容。

在「儒教、佛教、道教」思想結構裡,「Individual」沒有存在與立足的基礎,「儒教、道教、佛教」是所謂的「中華文化」的原始主體(指先於「中華文化接受馬列主義化);所謂的「中華文化」就是「漢文化」,因此「漢文化」是「Individual consciousness」與普世價值(Universal values, Common values)的絕緣體。

八,漢文化是「Individual concepts」的絕緣體

正如經上所記:神為愛他的人所預備的,

是眼睛沒有見過,耳朵沒有聽過,

人心也沒有想過的。(哥林多前書 2:9)

如果我們的福音蒙蔽,就是蒙蔽在滅亡的人身上。此等不信之人被這世界的神弄瞎了心眼,不叫基督榮耀福音的光照著他們。基督本是神的像。(哥林多後書4:3-4)

那吩咐光從黑暗裡照出來的神,已經照在我們心裡,叫我們得知神榮耀的光顯在耶穌基督的面上。(哥林多後書 4:6)

廣義的「漢文化」還包含「漢文字與漢語言」,因此在「漢文化、漢文字、漢語言」存在體裡討論「Individual」與「Free person(Freeman)、Individual self-government、Individual moral responsibility、Individual dignity and individual rights、Fight for Truth, Life, Liberty, Justice, and the Pursuit of Happiness」等概念時,不可能有其相對應的真實意義。

「Individual」與「Free person(Freeman)、Individual self-government、Individual moral responsibility、Individual dignity and individual rights、Fight for Truth, Life, Liberty, Justice, and the Pursuit of Happiness」等意識是「A human being」的實體內涵,無此內涵者則為真實意義的「虛無者」與「鬼魔」,因此儒教圈裡的人大都屬於「虛無者」與「鬼魔」。

九,漢文字的每一字都是邪靈

你們中間不可有人使兒女經火,也不可有占卜的、觀兆的、用法術的、行邪術的、 用迷術的、交鬼的、行巫術的、過陰的。 凡行這些事的都為耶和華所憎惡;因那些國民行這可憎惡的事,所以耶和華─你的神將他們從你面前趕出。(申命記 18:10-12)

漢文字源於甲骨文,每一漢文字都附著有一完整與特定的邪靈本質,都是一「獨立存在的邪靈體」;甲骨文是被邪靈附體者所創造的符咒文字,茲列出一些甲骨文的字:卯(剖心、剖孕婦)、伐(砍頭) 、刖(砍去人一足)、陵(斬去手足後,再割去身上的肉之刑)、歲(以鉞斷足之刑)、剮(割肉剔骨的刑罰)、斀(用刀割掉男性的生殖器官)、劓(割鼻子的刑罰)、臧(以戈刺目)、醢(剁為肉醬之刑)、刵(割耳之刑)、剕(砍腳)、黥、宮(割生殖器之刑)、羌(被割生殖器之人)、烄(火刑)、熯(火刑)、丞(活埋)、沉(沉水刑)、尤(斷指刑)、尤(斷指刑)、奴(抓女為奴)、義(把羊給我族)、我(多利齒的武器,代表我族威猛)、武(執戈行進,代表征伐)、夷(被繩綑綁者,應該被繩綑綁者)、佛(弗,象蛇盤據在樹上)等。

甲骨文的「國」,象「戈佔領土地」,代表「統治者以武力所佔領與統治的土地」,「國」表述了「有武力是統治者」與「無武力是被統治者」的組合概念,也表述了「所有被統治者都是奴」的洗腦概念。

這被殷商巫師(即統治階層)定義成「人」與「民」的存有,在被邪靈綁架的漢文化所偽造的「中國」與「中華文化」概念裡只能是「永恆的奴」,實質是無靈魂的「鬼魔」,因為所謂的「中國」已是被邪靈設定的「鬼域」,所謂的「中華文化」已是被邪靈設定「鬼文化」。

十,《United States Declaration of Independence》的理念

但是神卻藉著聖靈向我們啟示了,因為聖靈洞察一切,甚至洞察神深奧的事。 除了人裡面的靈,到底誰知道人的事呢?照樣,除了神的靈,也沒有人知道神的事。 我們所領受的,不是這世界的靈,而是從神而來的靈,好讓我們能知道神所賜給我們的這些事;並且我們傳講這些事,不是用人的智慧所教導的話語,而是用聖靈所教導的話語,用屬靈的來對比屬靈的。不過一個屬血氣的人不接受屬神的靈的這些事,因為對他來說,這些是愚拙的;他也不能明白,因為這些事要用屬靈的方式才能洞察。屬靈的人能洞察一切,但是沒有人能洞察他。(哥林多前書 2:10-15)

甲骨文與漢文裡的「國」同《United States Declaration of Independence》(1776)裡的共同認同「Life, Liberty and the pursuit of Happiness」的理念與建立「Governments」的概念是完全不同的。

這美國的「Governments」是建立在「Everyone」共同認同「God, 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 Individual Rights, Justice, Life, Liberty and the pursuit of Happiness」等價值理念的基礎上。

從《United States Declaration of Independence》可知:

USA建立「Country」的理念,即「We hold these truths to be self-evident, that 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 that they are endowed by their Creator with certain unalienable Rights, that among these are Life, Liberty and the pursuit of Happiness.」,因此,USA成為在地球上唯一可以因為認同上述理念而接受大量不同「文化、語言、種族、膚色、血緣、宗教、出生地」等移民者的「Country」(A country composed of 50 states)。

USA建立「Governments」的理念,即「That to secure these rights, Governments are instituted among Men, deriving their just powers from the consent of the governed, –That whenever any Form of Government becomes destructive of these ends, it is the Right of the People to alter or to abolish it, and to institute new Government, laying its foundation on such principles and organizing its powers in such form, as to them shall seem most likely to effect their Safety and Happiness.」,因此USA才能建立包容不同「文化、語言、種族、膚色、血緣、宗教、出生地」等移民者的憲政。

喬治·華盛頓曾說,「要正確地治理一個國,沒有神和聖經是不可能的。」(It is impossible to rightly govern a nation without God and the Bible.)

美國第一任副總統(1789-1797年)與美國第二任總統(1797-1801年)約翰·亞當斯(John Adams,1735-1826年)曾說,「建國者是倚靠基督教的一般原則而獲得獨立的」(The general principles upon which the Fathers achieved independence were the general principals of Christianity)與「西奈(十誡)所颁布的法律是民事、市政、道德與宗教法典。」(The Law given from Sinai-The Ten Commandments, was a civil and municipal as well as a moral and religious code.」

托馬斯·傑斐遜(Thomas Jefferson,1743-1826年)曾說,「賜給我們生命的神給了我們自由。當我們移除了他們唯一堅定的基礎時,一個國的自由能夠被認為是安全的嗎?人們的心中確信這些自由是神的恩賜嗎?他們不可違背,乃是因為神的憤怒?的確,當我反思神是正義的時候,我為我的國而顫抖;他的正義無法永遠沈睡……」

God who gave us life gave us liberty. And can the liberties of a nation be thought secure when we have removed their only firm basis, a conviction in the minds of the people that these liberties are of the Gift of God? That they are not to be violated but with His wrath? Indeed, I tremble for my country when I reflect that God is just; that His justice cannot sleep forever…

法國思想家托克維爾(Tocqueville,1805-1859年)曾說,「世上沒有一個國像美國這樣,基督教信仰對人類的靈魂有如此巨大之影響,在這塊世上最自由、最文明的國土上,到處可以感受到基督教對她的影響。」

十一,《The Pledge of Allegiance to the Flag》的理念

那與主聯合的,就是與主成為一靈。(哥林多前書 6:17)

美國人在《The Pledge of Allegiance to the Flag》裡,效忠的是「God, liberty and justice」,不是「The Leader or ruler of the Government」;他們認為「Government is the servant, not the master, of the people」。

The Pledge of Allegiance to the Flag—”I pledge allegiance to the Flag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and to the Republic for which it stands, one Nation under God, indivisible, with liberty and justice for all.”

其中的「with liberty and justice for all」,來自下列經文裡的理念:

Thus says the Lord: “Let not the wise man boast in his wisdom, let not the mighty man boast in his might, let not the rich man boast in his riches, but let him who boasts boast in this, that he understands and knows me, that I am the Lord who practices steadfast love, justice, and righteousness in the earth. For in these things I delight, declares the Lord.”(Jeremiah 9:23-24)

耶和華如此說:「智慧人不要因他的智慧誇口,勇士不要因他的勇力誇口,財主不要因他的財物誇口。 誇口的卻因他有聰明,認識我是耶和華,又知道我喜悅在世上施行慈愛、公平和公義,以此誇口。」這是耶和華說的。(耶利米書9:23-24)

“Thus says then Lord: act with justice and righteousness, and deliver from the hand of the oppressor anyone who has been robbed. And do no wrong or violence to the alien, the orphan, and the widow, or shed innocent blood in this place”(Jeremiah 22:3)

耶和華如此說:你們要施行公平和公義,拯救被搶奪的脫離欺壓人的手,不可虧負寄居的和孤兒寡婦,不可以強暴待他們,在這地方也不可流無辜人的血。(耶利米書 22:3)

“The Spirit of the Sovereign Lord is on me, because the Lord has anointed me to proclaim good news to the poor. He has sent me to bind up the brokenhearted, to proclaim freedom for the captives and release from darkness for the prisoners, to proclaim the year of the Lord’s favor and the day of vengeance of our God, to comfort all who mourn,…”(Isaiah 61:1-2)

主耶和華的靈在我身上,因為耶和華用膏膏我,叫我報好信息給貧窮的人,差遣我醫好傷心的人,報告被擄的得釋放,被捆綁的得自由;宣告耶和華的恩年和我們的上帝報仇的日子;安慰所有悲哀的人。(以賽亞書61:1-2)

“Stand firm then, with the belt of truth buckled around your waist, with the breastplate of righteousness in place, and with your feet fitted with the readiness that comes from the gospel of peace.In addition to all this, take up the shield of faith, with which you can extinguish all the flaming arrows of the evil one. Take the helmet of salvation and the sword of the Spirit, which is the word of God.”(Ephesians 6:14-17)

所以要站穩了,用真理當作帶子束腰,用公義當作護心鏡遮胸,又用平安的福音當作預備走路的鞋穿在腳上。此外,又拿著信德當作籐牌,可以滅盡那惡者一切的火箭;並戴上救恩的頭盔,拿著聖靈的寶劍,就是神的道。(以弗所書6:14-17)

“Whoever pursues righteousness and love; finds life, prosperity and honor.”(Proverbs 21:21)

追求公義仁慈的,就尋得生命、公義和尊榮。(箴言21:21)

十二,中國是大一統專制王朝

女人對蛇說:「園中樹上的果子,我們都可以吃;只是園子中間那棵樹的果子,神曾說:『你們不可吃,也不可摸,免得你們死。』」(創世紀3:2-3)

神特別指出了「園子中間那棵樹的果子,不可吃」,因為「中間」代表「自我」中心,吃了果子者就會悖離「以神為中心」而成為「以自我為中心」者,這是人類苦難的根源。

這由東亞大陸非人所創建的「大一統專制王朝」的代名詞就是「中國」(A country located in the center of the world)與「中華」(Huaxia country in the center of the world);「中國」就是魔鬼專門創造給腦殘者的「謊言」。

「中國」與「中華」是「儒教世界中心與大一統思想」所發明出來的「偽概念」;他們認為,文明繁榮昌盛的周天子王朝居天下中心,文明落後野蠻的四夷環繞周邊。

「中國」就是少數統治者迷惑那些占大多數被奴役者的「騙術」;「中國」的概念讓那些奴自以爲居「世界中心的文明之國」,讓他們擴大「自我為中心」的世界觀,讓他們認為他們可以統治與教化周邊眾國的人,讓他們陶醉在「中國夢」裡繼續為奴。

這「大一統專制王朝」一直實行「巫教謊言與暴力政治」,少數的人假借謊言與暴力來建立大政府與家長制政權,少數的人因此成為統治者並統治佔大多數人口的奴民;現在的東亞大陸共產黨政權已創造了人類史上的奇蹟,在專制牢籠裡關押著人類最大規模人數的奴民,並且用監牢裡的人作為活摘器官產業的無限供應者,這不是文化的偶然,而是文化的必然。

東亞大陸在2千多年之間的政治形態,只有統治者與政權的不斷更換,而沒有建立在實質道德基礎上的政治實現(A Constitutional Republic),也就是由非人所建立的邪惡帝國一直盤據在東亞,並且持續奴役著東亞所有「兩條腿的怪物」。

這大一統王朝專制文化的本質就是永恆的邪惡文化,就是永恆的腐敗文化;這邪惡文化包含了崇尚「群體、種族、血緣、性別、出生地緣、居住區域、仇恨異己、人的等級、人的差序位格、人的身分地位、權勢、強權、皇權、中央、家長制、一言堂、名利權位、榮華富貴、人上人、中庸(牆頭草、兩面倒、和稀泥、擇中辦理、中間路線、見風轉舵、見機行事)、權謀詭詐、坑蒙拐騙、投機取巧、走捷徑」等意識。

這邪惡文化包含了崇拜「黑暗、邪惡、仇恨、謊言、暴力」,也包含了崇拜「種族血源、種族沙文、種族排外(華夷之辯)、種族世界中心(自稱中土、中原、中州、中夏、中華、華夏、中國,稱外圍四方之民為四夷,即東夷、南蠻、西戎、北狄,認為是化外之民)、種族統治中心(尊王攘夷)、種族大一統、種族法西斯、種族帝國」等意識。

這邪惡文化包含了崇尚「以群體壓迫獨立個體人的意識,即以群體意識建立中央集權、以群體意識建立統治者權威、以群體意識將人分類別與等級、以群體意識建立人的等級特權、以群體意識建立人的等級控制與壓迫、以群體意識實踐人的等級剝削與奴役、以群體意識建立少數人統治多數人的專制政治」等意識。

這邪惡文化也包含了「人在無絕對道德與群體文化」下的崇尚蛇文化、魔文化、鬼文化、獸文化,即崇尚「坑矇拐騙、權謀詭詐(權術、謀術、詭術、詐術、騙術)、中庸(相對道德、牆頭草、兩面倒、審時度勢、見風轉舵、無適無莫、毋意毋必毋故毋我)、追求名利權位、追求榮華富貴、假大空、虛偽、弄虛、厚黑學、說一套做又一套、言而無信、惡鬥、不擇手段、走捷徑、勝者為王」等。

十三,《易經》與《尚書洪範》

於是那巨龍被摔了下來。牠就是那古蛇,被稱為魔鬼和撒旦,那迷惑普天下的。牠被摔在地上,牠的使者們也與牠一起被摔了下來。(啟示錄 12:9)

「儒教」就是人在無絕對道德與群體文化下所建構的崇尚蛇文化,在東亞以兩蛇經為代表,這兩蛇經即《易經》與《尚書洪範》。

《易經》宣揚「權謀詭詐」與「坑矇拐騙」思想,即「儒術」;《尚書洪範》宣揚追求「名利權位」與「榮華富貴」意識,即「儒教」。

金文的「易」,象有彩紋的蛇,即變色蛇,身體可以變換顏色,有毒;金文的「蜴」是在「易」的左邊加上「虫」(蛇),即蜥蜴,又名變色龍,身體也可以變換顏色;變色蛇充分呈現了獸的權謀詭詐與變易的本質意義,因此《易經》即《變色蛇經》。

由《易經》又生出《道德經》與《中庸》,《道德經》與《中庸》就是撒旦抹滅絕對道德(Absolute morality)與建構相對道德(Relative morality)意識的工具,因此儒與道的本質是一體的,都是容忍皇權與專制的蛇文化。

相對道德意識只能建立反《Bible》的十誡,因此相對道德意識是專制文化存在的唯一基礎;絕對道德(Absolute morality)的唯一基礎是《Bible》的十誡,因此絕對道德才能成為人類普世價值的唯一基礎。

例如,儒教宣揚「仁義禮智信」,然而「仁義禮智信」是皇權與專制文化的統治工具;禮就是皇權與專制所建構的「人的等級制」的枷鎖,是「忠君」、「忠於王朝」、「忠於家天下」、「捍衛皇權與專制」、「捍衛人的等級制」、「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是、「君要臣死,臣不死不忠;父要子亡,子不亡不孝」、「父為子隱,子為父隱」的同義詞;「仁義智信」是「禮」的階下囚,「仁義智信」永遠無法在「皇權、專制、人的等級、群體」等意識之外獨立存在,「仁義智信」只是專制文化的工具。

因此,不能用「仁義禮智信」的思想來詮釋人類普世價值,因為「仁義禮智信」容忍皇權與專制,也容忍皇權與專制踐踏「Individual dignity and individual rights」,「仁義禮智信」一直是儒教用來支撐傳統皇權與專制文化的美麗謊言基礎。

《易經》與《尚書洪範》兩經是儒文化支撐2千多年專制文化的重要基礎,《易經》教人崇尚「儒術」,即講求「權謀詭詐」與「坑蒙拐騙」,後來發展出各種的「權謀學」、「詭術」、「騙術」、「兵書」與「四大名著」等邪惡文化;《尚書洪範》教人崇拜「儒教」,即追求「名利權位」與「榮華富貴」,後來發展出各種「干祿」、「拜財神爺」、「光宗耀祖」與「求為人上人」等屬世文化。

這兩經的思想導致後來的漢文化普遍缺乏堅守「Individual integrity and moral responsibility」與追求「Spiritual values and beliefs」等理念。

《易經》與《尚書洪範》源於殷商的巫文化,即邪靈文化,因此儒教就是「巫教、蛇教、邪教、魔教、撒旦教」,儒教就是撒旦用來踐踏「Individual dignity and individual rights」與奴役東亞人的工具 。

十四,甲骨文是交鬼的符咒

不可偏向那些交鬼的和行巫術的,不可求問他們,以致被他們玷汙了。我是耶和華你們的神。( 利未記 19:31)

甲骨文是漢文字的發展原型,甲骨文在殷商時代不是作為普及教育的文字,而是殷商巫師專門用來通邪靈與交鬼的符咒;由甲骨文逐漸演變與轉化出來的金文、大篆、小篆、隸書、楷書、行書、草書、宋體,也具備有相同的邪惡本質,因此漢文字的本質就是通邪靈與交鬼的符咒,是巫文化在不同時代在東亞實行專制統治的工具。

在殷商時代,巫師透過甲骨文來占卜,透過占卜來拜鬼與求問鬼,透過求問鬼與占卜結果來決斷事情;大巫王(殷商的最高統治者)有最終占卜解釋權(甲骨文裡經常出現「王占曰」與「王卜曰」),巫師若不聽從大巫王的解釋或意志,大巫王可以處死巫師,大巫王與所有巫師是統治階級,其他人是被統治階級,甲骨文是大巫王與所有巫師的統治工具。

這些由巫師所設計的甲骨文符咒,其本質充滿了巫文化與巫毒,其內涵包括了「拜鬼、交鬼、暴力、謊言、專制、壓迫人、等級人、非人、反人、物化人」等邪惡意義,其實質充滿了宣揚專制與踐踏「Individual dignity and individual rights」的邪惡意識。例如,宋明理學與心學是Anti-logic and Anti-truth,是一種專門宣傳專制與玩弄名詞的文字遊戲的偽思想。

從邏輯上可推論得知,這些由大巫王與所有巫師所經常使用的語言,也將承載巫文化的「拜鬼、交鬼、暴力、謊言、專制、壓迫人、等級人、非人、反人、物化人」等邪惡本質。

殷商文化是巫文化,巫文化是拜鬼文化,拜鬼文化是「邪靈文化」;由邪靈文化所設計出來的甲骨文必然是屬「邪靈的符咒」,由「邪靈的符咒」所演化出來的漢文字必然是屬「邪靈文字」,由「邪靈文字」所承載的「漢文化」與「漢文字」必然是屬「邪靈」的存在體。凡長期單一接受與使用「漢文化」、「漢文字」、「漢語言」者,很自然地會成為「邪靈的附體」。

由於東亞大陸已被「漢文化」、「漢文字」、「漢語言」等邪靈體綁架了2千多年,因此東亞大陸自然地成為了黑暗陸地,2千多年來經常到處出現了各種的「妖魔鬼怪獸」,如「人渣、投機者、騙子、貪婪者、痞子、狼人、狐妖、殺人魔王、食人魔、殭屍、喪屍(Zombies)、虛無鬼、吸血鬼」等。

它們是「虛無鬼」,它們無法認知「Holy Spirit」與「Truth」,它們無法理解「The Holy Spirit will lead a person to truth and freedom」,它們根本無法創造出真正生命的價值與意義,它們只能不斷地偷竊來自基督文明的所有創造性價值與意義,它們都被定義成「中國人」,它們集體被「中華民族」。

這些「虛無鬼」為了維持「東亞大陸的大一統專制王朝」,它們設計了「中華民族是由56民族組成的大家庭」與「漢族以外都是少數民族」的洗腦謊言,這謊言根本無法立足在「普世價值」的概念裡。

例如,美國在大紐約地區有超過192種語言在不同的住民中使用,如果有人說「美利堅民族是192民族組成的大家庭」與「非拉美裔白人以外都是少數民族」(非拉美裔白人約占62.1%),這將成為完全背離「普世價值」的笑話。

十五,Individual的存在與群體意識無關

眾人看見耶穌所行的神蹟,就說:「這個人確實是那位要來到世上的先知!」耶穌看出他們要來強迫他做王,就又獨自退到山上去了(約翰福音 6:14-15)

孩子們哪,你們屬於神,而且你們已經勝過了假先知們,因為那在你們裡面的,比那在世界上的更大。(約翰一書 4:4)

任何一位東亞大陸的獨立個體(Individual)同「中國人」與「中華民族」毫無關係。

任何一位東亞大陸的獨立個體(Individual)只有同創造其存有者才有直接的關係;唯有東亞大陸的每一位獨立個體(Individual)認知其與造物主的關係,這樣他才能擺脫被這「荒謬的謊言」長期綑綁的命運,因為「Only truth can set you free」。

例如,「臺灣」的名稱根源:荷蘭人來臺時根據臺南安平地區附近原住民族西拉雅族的台窩灣社 (Taioan,Taivoan)發音,用漢字「大員」、「大苑」、「臺員」、「大灣」或「臺窩灣」等來稱這土地,後來清政府改稱為「臺灣」。

1544年葡萄牙船員經過這土地時,用其語稱之為「Ilha Formosa」(意為「美麗島」),我認為「Formosa」要比「臺灣」更有意義,它可以表述造物主創造這土地的本意,也可以此來拒絕漢人長期販賣的謊言-「臺灣自古以來屬於中國的領土」,這土地的住民有權選擇以「Formosa」與「Formosan」來定義自己的名稱。

東亞大陸各地方的人也需要重新認識自己,例如,閩、蜀、魯、蘇、黔等,都是屬於漢人對異族的歧視名稱,他們被視為蟲、魚、鳥、獸、奴;還有西藏、新疆、內蒙,應該正式更名,如圖博、維疆、南蒙等,或其它更好的名稱,國與地的名稱可由當地住民公投來決定。

十六,擺脫邪靈附體:「基督文化」與「使用英文」

我們藉著基督,對神有這樣的確信,並不是說,我們憑自己配得上把什麼算做出於自己;而是說,我們之所以配得上是出於神。他也使我們能夠做新約的僕人——不屬於律法條文,而屬於聖靈;因為律法條文帶來死亡,而聖靈卻賜予生命。(哥林多後書 3:4-6)

讓東亞大陸人從「漢文化」、「漢文字」、「漢語言」的桎梏中解放出來,則可以有效避免被這「邪靈」永恆地掌控,例如,東亞大陸人選擇以「基督文化」取代「漢文化」,並且選擇以「英文與英語」取代「漢文字與漢語言」,這樣則可以立即有效地遠離被「邪靈附體」的危險與得到「救贖」,許多在英美出生的東亞大陸人第二代人即是如此。

漢文化圈的人如果能接受「文化輸血」理念,即採行「教育全面自由化」與「教育不干預政策」,讓民間自由辦學與讓家長自由決定孩子的教育內容,例如,全面開放「國際學校」政策,從幼兒園到大學,家長可以自由選擇自己的孩子上「英文學校」或「漢語學校」,採行教育自由競爭方式,如此20年後的文化創造力將會有新的氣象。

如果東亞大陸人不能從「漢文化」、「漢文字」、「漢語言」的桎梏中解放出來,那麼就無法避免繼續被這「邪靈附體」而成為「邪靈」的一部分,即「邪靈的奴隸」;其存在型態只能透過不斷地同魔鬼交易與獻媚而暫時存活,這種個體的暫時存活型態將被「黑暗、傲慢、妒忌、憤怒、苦毒、欲望、貪婪、虛無、絕望」等意識所綁架、無法得到心靈的平安與喜樂、無法獲得神的憐憫與救恩,其實質是等於「靈魂的死亡」。

漢文化、漢文字、漢語言大量繼承了巫文化、巫文字、巫語言的內涵,巫文化、巫文字、巫語言的主體內涵就是「邪惡、謊言、暴力、非人、專制」,因此漢文化、漢文字、漢語言大量繼承了「邪惡、謊言、暴力、非人、專制」的內涵,也具有高度容忍與吸納各種外來的「邪惡、謊言、暴力、非人、專制」的本質。

漢文化的早期外來文化,例如,佛教,佛教最早反印度教,後來佛教又印度教化了,佛教與印度教都是拜蛇教;漢文化的近期外來文化,例如,共產主義、社會主義、國家社會主義(繼承1932年張東蓀、張君勱在北平成立的中國國家社會黨的思想影響,如國民黨、共產黨、民進黨,支持大量的國營企業)、馬列思想、無神論(Anti-truth)、進化論(獸化人)、唯物論(物化人)、辯證法(Oppose logic and value)、階級鬥爭論等。

這些思想都具備有高度容忍「邪惡、謊言、暴力、詭辯、專制、非人、壓迫人」等的本質,這些思想使現代的漢文化、漢文字、漢語言更增加了多元與豐富的邪惡特質,都屬於邪教。

漢文化裡有三大主體教義,即儒教、道教與佛教。漢文化裡的儒教與道教支持皇權與專制,也支持皇權與專制壓迫與踐踏「Individual dignity and individual rights」;漢文化裡的佛教,容忍皇權與專制,也容忍皇權與專制壓迫與踐踏「Individual dignity and individual rights」。

凡是支持壓迫與踐踏「Individual dignity and individual rights」者就是邪惡;凡是容忍壓迫與踐踏「Individual dignity and individual rights」者就是邪惡,因為只有邪惡才有可能容忍邪惡;漢文化裡的儒道佛三教都是邪教,因此總體的漢文化就是「邪靈合體」。

十七,普世價值取代儒道佛三邪教

污鬼離了人身,就在無水之地過來過去,尋求安歇之處,卻尋不著。於是說:我要回到我所出來的屋裡去。到了,就看見裡面空閒,打掃乾淨,修飾好了,便去另帶了七個比自己更惡的鬼來,都進去住在那裡。那人末後的景況比先前更不好了。這邪惡的世代也要如此。(馬太福音12:43-45)

聖靈明說,在後來的時候,必有人離棄真道,聽從那引誘人的邪靈和鬼魔的道理。 這是因為說謊之人的假冒,這等人的良心如同被熱鐵烙慣了一般。他們禁止嫁娶,又禁戒食物 a,就是神所造,叫那信而明白真道的人感謝著領受的。凡神所造的物都是好的,若感謝著領受,就沒有一樣可棄的,都因神的道和人的祈求成為聖潔了。(提摩太前書4:1-5)

普世價值(Universal values or common values),它的本質具有Rule according to a higher law,A higher law不是Human law or Natural law而是The Law of God(10 Commandments);普世價值就是耶穌所說的「Truth」,就是哈佛大學校徽盾牌裡的拉丁文「VERITAS」(Verity or Truth) 。

敬畏耶和華就是生命的泉源,可以使人離開死亡的網羅。帝王榮耀在乎民多,君王衰敗在乎民少。不輕易發怒的大有聰明,性情暴躁的大顯愚妄。心中安靜是肉體的生命,嫉妒是骨中的朽爛。欺壓貧寒的是辱沒造他的主,憐憫窮乏的乃是尊敬主。惡人在所行的惡上必被推倒,義人臨死有所投靠。智慧存在聰明人心中,愚昧人心裡所存的顯而易見。公義使邦國高舉,罪惡是人民的羞辱。(箴言14:27-34)

普世價值存在的目的與價值就是要「公義使邦國高舉」(Righteousness exalts a nation),就是要讓人知道「罪譴責任何人」(Sin condemns any people)。

普世價值的實踐主體是「Individual」,「Individual」必須具備有「Free person(Freeman)」、「Individual self-government」與「Individual moral responsibility」等本質。

「Individual moral responsibility」包含了「Respect for individual dignity and individual rights」與「Respecting individual liberty and individual justice」的內涵,也包含了「Fight for individual dignity and individual rights」與「Fight for liberty, freedom and justice for everyone」的意義;這裏的「for everyone」最高意義應該是「For Every Person On The Earth」。

十八,「Freeman」是實踐普世價值的主體

耶穌說這些話的時候,許多人就信了他。於是耶穌對信他的猶太人說:「你們如果住在我的話語中,就真是我的門徒了,並且你們將明白真理,而真理將使你們自由。」(約翰福音8;30-32)

唯有「Free person(Freeman)」才有可能成為實踐普世價值的主體,漢文化裡的「人」與「民」的本義是「奴」,「奴」不可能成為實踐普世價值的主體;「Free person(Freeman)」的真實定義,可以從下列經文來理解:

1,Now the Lord is the Spirit, and where the Spirit of the Lord is, there is freedom.(2 Corinthians 3:17)

主就是聖靈,主的靈在哪裡,哪裡就有自由(哥林多後書 3:17)

2,So Jesus said to the Jews who had believed him, “If you abide in my word, you are truly my disciples, and you will know the truth, and the truth will set you free.”(John 8:31-32)

耶穌對信他的猶太人說:「你們若常常遵守我的道,就真是我的門徒, 你們必曉得真理,真理必叫你們得以自由。」(約翰福音8:31-32)

3,It is for freedom that Christ has set us free. Stand firm, then, and do not be encumbered once more by a yoke of slavery.(Galatians 5:1)

基督釋放了我們,叫我們得以自由。所以要站立得穩,不要再被奴僕的軛挾制。(加拉太書5:1)

4,For the one who was a slave when called to faith in the Lord is the Lord’s freed person; similarly, the one who was free when called is Christ’s slave. You were bought at a price; do not become slaves of human beings.(1 Corinthians 7:22-23)

要知道,做奴僕時在主裡蒙召的,就是主的自由人;同樣,做自由人時蒙召的,就是基督的奴僕。你們是被重價贖回來的,不要成為人的奴僕。(哥林多前書 7:22-23)

5,He has shown you, O mortal, what is good. And what does the Lord require of you? To act justly and to love mercy and to walk humbly with your God.(Micah 6:8)

世人哪,耶和華已指示你何為善。他向你所要的是什麼呢?只要你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你的神同行。(彌迦書6:8)

6,Blessed is the one who does not walk in step with the wicked or stand in the way that sinners take or sit in the company of mockers, but whose delight is in the law of the Lord, and who meditates on his law day and night.(Psalm 1:1-2)

不從惡人的計謀,不與罪人為伍,不和輕慢上帝的人同流合污,只喜愛耶和華的律法,晝夜默誦,這樣的人有福了!(詩篇1:1-2)

7,I will always obey your law, for ever and ever.I will walk about in freedom, for I have sought out your precepts.(Psalm 119:44-45)

我要常守你的律法,直到永永遠遠。我要自由而行,因我素來考究你的訓詞。(詩篇119:44-45)

具備有信仰上列七經文者,就是認識「Truth」者,就是有能力寫出《五月花號公約》(The Mayflower Compact,1620)、《維吉尼亞權利法案》(The Virginia Declaration of Rights,1776)、《美國獨立宣言》(United States Declaration of Independence, 1776)、《美國憲法》(The United States Constitution, 1787)、《美國權利法案》(United States Bill of Rights, 1789)等文件者。

不具備有信仰上列七經文者,就是不認識「Truth」者,不僅不可能寫出上列文件,也不可能真實了解與真正去實踐上列文件裡的理念,漢文化圈裡的人至今大都是上列理念文件的絕緣體。

再者,若是不能綜合了解上列七經文,就不能了解「Free person(Freeman)」與「Individual moral responsibility」的必然關係,也不能了解上述「for everyone」與「for all」即「For Every Person On The Earth」的意義。

十九,Individual dignity and individual rights

下列經文是「Individual dignity and individual rights」的理念基礎:

1,Then God said, “Let us make mankind in our image, in our likeness, so that they may rule over the fish in the sea and the birds in the sky, over the livestock and all the wild animals, and over all the creatures that move along the ground.”(Genesis 1:26)

神說:我們要照著我們的形像,按著我們的樣式造人,使他們管理海裡的魚、空中的鳥、地上的牲畜和全地,並地上所爬的一切昆蟲。(創世紀1:26)

2,“ You are worthy, our Lord and God, to receive glory and honor and power,

for you created all things, and by your will they were created and have their being.”(Revelation 4:11)

我們的主、我們的神哪,你配接受榮耀、尊貴和權能,因為你創造了萬有;萬有是因著你的旨意而存在、被創造的。(啟示錄4:11)

3,But there is a place where someone has testified: What is mankind that you are mindful of them, a son of man that you care for him? You made them a little[a] lower than the angels; you crowned them with glory and honor and put everything under their feet.

有人在經上某處鄭重地見證說:人算什麼,你竟然顧念他?人之子算什麼,你竟然照顧他?你使他暫時比天使低微 ;你賜他榮耀和尊貴為冠冕;你使萬有都服從在他的腳下。(希伯來2:6-8)

4,His glory is great through Your salvation, Splendor and majesty You place upon him.(Psalms 21:5) 

他因你的救恩大有榮耀,你又將尊榮威嚴加在他身上。(詩篇 21:5)

5,Yet to all who did receive him, to those who believed in his name, he gave the right to become children of God.(John 1:12)

但是所有接受他的,就是信他名的人,他就賜給他們權柄成為神的兒女。(約翰福音1:12)

二十,Fight for liberty, freedom and justice for everyone

下列經文是「Fight for liberty, freedom and justice for everyone」的理念基礎:

1,Love the Lord your God with all your heart and with all your soul and with all your mind and with all your strength.  The second is this: Love your neighbor as yourself. There is no commandment greater than these.(Mark 12:30-31)

你要盡心、盡性、盡意、盡力愛主─你的神。其次就是說:要愛人如己。再沒有比這兩條誡命更大的了。(馬可福音12:30-31)

2,To the Jews who had believed him, Jesus said, “If you hold to my teaching,b you are really my disciples. 32 Then you will know the truth, and the truth will set you free.”(John8:31-32)

耶穌對信他的猶太人說:你們如果住在我的話語中,就真是我的門徒了, 32 並且你們將明白真理,而真理將使你們自由。(約翰福音8:31-32)

3,Whoever oppresses the poor shows contempt for their Maker, but whoever is kind to the needy honors God.(Proverbs 14:31)

欺壓貧寒的是辱沒造他的主,憐憫窮乏的乃是尊敬主。(箴言14:31)

4,This is what the Lord says: Do what is just and right. Rescue from the hand of the oppressor the one who has been robbed. Do no wrong or violence to the foreigner, the fatherless or the widow, and do not shed innocent blood in this place.(Jeremiah 22:3)

耶和華如此說:你們要施行公平和公義,拯救被搶奪的脫離欺壓人的手,不可虧負寄居的和孤兒寡婦,不可以強暴待他們,在這地方也不可流無辜人的血。(耶利米書 22:3)

5,The Spirit of the Sovereign LORD is on me, because the LORD has anointed me to proclaim good news to the poor. He has sent me to bind up the brokenhearted, to proclaim freedom for the captives and release from darkness for the prisoners,(Isaiah 61:1)

主耶和華的靈在我身上,因為耶和華用膏膏我,叫我報好信息給貧窮的人,差遣我醫好傷心的人,報告被擄的得釋放,被捆綁的得自由。(以賽亞書61:1)

奠基在基督信仰的「Individual」與其本質內涵裡的「Free person(Freeman)、Individual self-government與Individual moral responsibility」等理念,是「American Conservatism, Republican Party and Tea Party(TEA: Taxed Enough Already)」與「Individual spiritual liberalization」等思想的基礎。

二十一,雷根的六經濟政策

義人的腳步被耶和華立定;他的道路,耶和華也喜愛。(詩篇 37:23)

義人的道是正直的,你為正直的主,必修平義人的路。(以賽亞書 26:7)

追求公義仁慈的,就尋得生命、公義和尊榮。(箴言 21:21)

敬畏耶和華心存謙卑,就得富有、尊榮、生命為賞賜。(箴言 22:4)

雷根(Ronald Wilson Reagan,1911-2004年)是愛神的人;他的基督信仰使他擁有堅強的道德勇氣,敢於面對強權而不畏縮。

1987年6月12日他在西柏林的勃蘭登堡門(Brandenburg Gate in West Berlin)前演講時說,「戈爾巴喬夫先生,撕毀這堵牆!」(Mr. Gorbachev, tear down this wall!)

他曾說,「沒有神,就沒有美德,因為沒有良心的提示。如果沒有神,民主就不會也不會長久存在。如果我們忘記我們是一個在神之下的國,那麼我們將成為一個被摧毀的國。」

Without God, there is no virtue because there’s no prompting of the conscience. And without God, democracy will not and cannot long endure. If we ever forget that we’re one nation under God, then we will be a nation gone under.

他曾說,「和平不僅僅是沒有戰爭。真正的和平是正義,真正的和平就是自由。真正的和平決定了對人權的承認。」

Peace is more than just the absence of war. True peace is justice, true peace is freedom. And true peace dictates the recognition of human rights.

他曾說,「美國是由那些相信神是他們安全之石的人建立的。我承認我們必須謹慎地聲稱神站在我們這一邊,但我認為是可以繼續問神,我們是否站在他身邊。」

America was founded by people who believe that God was their rock of safety. I recognize we must be cautious in claiming that God is on our side, but I think it’s all right to keep asking if we’re on His side.

奠基在基督信仰的「Individual」與其本質內涵裡的「Free person(Freeman)、Individual self-government與Individual moral responsibility」等理念,是建構「雷根的六經濟政策」的理念基礎,這六經濟政策促進了美國經濟的成長。

這六經濟政策就是「大規模減稅(降低所得稅可幫助企業發展與降低失業率)、降低利率(促進投資產業與帶動經濟發展)、減少聯邦政府支出(Small government and limited government,大政府會吃垮經濟)、推動自由放任資本主義(Laissez-faire Capitalism)、撤銷政府的干涉與管制、限制貨幣供應量與減少通貨膨脹」 。

這六經濟政策就是處理1981美國經濟大衰退的方法,它創造了美國自1982年後的十年經濟發展與繁榮。

我認為最好的減稅方案就是實行「單一低稅率制」(Flat tax,A single low tax rate),例如,實性類似「摩西的什一税」,即由十人來分攤支付一忠心僕人的工資。

二十二,USA is a Constitutional Republic, Not a Democracy

行為完全,遵行耶和華律法的,這人便為有福!遵守他的法度,一心尋求他的,這人便為有福!這人不做非義的事,但遵行他的道。耶和華啊,你曾將你的訓詞吩咐我們,為要我們殷勤遵守。但願我行事堅定,得以遵守你的律例!我看重你的一切命令,就不至於羞愧。我學了你公義的判語,就要以正直的心稱謝你。我必守你的律例,求你總不要丟棄我。(詩篇119:1-8)

不可為自己雕刻偶像,也不可做什麼形象,彷彿上天、下地和地底下、水中的百物。不可跪拜那些像,也不可侍奉它,因為我耶和華你的神是忌邪的神。恨我的,我必追討他的罪,自父及子,直到三四代;愛我守我誡命的,我必向他們發慈愛,直到千代。(申命記 5:8-10)

在漢文化圈裡的人普遍不了解「USA is a Constitutional Republic, Not a Democracy」。

「Democracy」與「Constitutional Republic」都是透過選舉產生政治家,兩者的區別在於法律對政府的限制。

「Constitutional Republic」主張用憲法或權利憲章限制「由多數選民選出來的政治家與其政府」不可以剝奪某些人的「絕對不可剝奪權利」(Certain inalienable rights)。

在「Pure Democracy」中,「被多數選民選出來的政治家與其成立的政府」不會受到憲法或權利憲章的約束,他們可以將其意志強加給少數的人。

「Constitutional Republic」是「Rule of law」,必定是「三權分立的政治」,例如,美國、英國、日本、韓國。

「Democracy可以是沒有三權分立的政體,例如,實行Democracy的結果:選出希特勒、漢共政權的民主專政、台灣的司法不獨立與司法腐敗(政治酬庸法官、收賄法官、恐龍法官、娃娃法官)、新加坡的李家王朝(假三權分立的政體,實為專制政體)。

在漢文化圈裡,竟然將「Republic」翻譯成「共和國」,漢文的「共和」本義就是「周公與召公共同執政與實行專制」,因此「Republic of China and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都是從「專制政權」開始的政體。

在漢文化圈裡的人,普遍受邪教文化的影響,大都存在有反普世價值的本質,例如,在台灣的所謂「民主制度」經常成為「選舉政治秀與人情交易活動」的產物。

一群人經由選舉方式逐漸形成新的利益集團;他們熱衷於取得權力,但卻沒有真正擔任「僕人」與「義工」的意識,最明顯地是「選舉前鞠躬拜票,當選後無限傲慢」。

這新掌權的利益集團經常會順應漢文化的特質,然後自然地轉換傳統文化而逐漸建構新的「官僚經濟、權貴利益、權力尋租、權錢交易、官商勾結、行賄受賄、官僚腐敗」;然而,台灣卻被某些人稱為亞洲民主的燈塔,他們看不見台灣人的普遍缺乏普世價值與反普世價值的貧困本質。

事實上,民主(Ruly by people, Rule by majority)經常會產生「暴民政治」,例如,現在使用ROC憲法的台灣;唯有奠基在「基督福音的三權分立憲政」(Rule of Law)才是人類的未來,因此未來「亞洲憲政的燈塔」是崇尚神的美國(In God we trust)而不是到處充斥著拜偶像的台灣。

二十三,開明專制與民主選舉政治

義人增多,民就喜樂;惡人掌權,民就歎息。(箴言29:2)

1988年1月1日,蔣經國解除實施30多年的黨禁和報禁限制;1978年5月20日-1988年1月13日擔任總統;1988年1月13日過世,他到死才放權。

蔣經國政治就是許多東亞大陸人所崇尚的「開明專制」,他們不明白「開明專制就是專制」,專制具有踐踏「Individual dignity and individual rights」的邪惡本質。

在漢文化的世界裡,許多人以為只要是實行全民選舉的政治,就是符合普世價值的憲政,他們經常高喊「民主、自由、人權、法治、憲政」。

結果他們經常永自己的選票選出奴役自己的政客,他們經常選出了類似希特勒或騙子,他們永遠無法擺脫「民主政治裡的內部專制的暴力攻擊」(Under attack from the forces of tyranny within)。

例如,台灣是漢文化的重災區,台灣人受「儒教一黨專制」所制定的「中華民國憲法」影響,崇尚「儒教家長制與聖王政治」,因此台灣的選舉是在選「家長」,不是在選「僕人」,選出來的「家長」如同皇帝,不僅權力過大且可以操控「行政、立法、司法」,如此就註定了選舉人依然是奴的命運了。

韓國也是漢文化的重災區,也崇尚「儒教家長制與聖王政治」,由於總統權力過大,又難以避免儒教「人情政治與權錢交易」(企業支付政治獻金,當選者回饋護航企業)的文化,因此韓國總統與台灣總統一樣,都有面臨坐牢的命運。

韓國有三權分立憲政,因此可以將現任總統關進監牢;台灣沒有三權分制度,因此只能透過政黨輪替,由下屆總統將本屆總統送進監牢。儒教圈的選舉制度,經常是「逼良為娼」的制度,這是儒教人情文化的規則,即「收取政治獻金的當選者,必須為支付獻金者回饋相應的利益,這是禮數」,如此當選者將無法避免因「權錢交易」而最終走向「坐牢」的命運。

其原因就是他們「不曉得如何將權力關進籠子裡」與「分不清楚Democracy與Constitutional Republic的巨大差別」;其原因就是漢文化圈裡的選舉者與被選舉者都是受漢文化的「人的等級與專制文化」制約的奴,都是真實意義上的反普世價值者。

二十四,三權分立:檢驗憲政的基本標準

因為耶和華是審判我們的,耶和華是給我們設律法的,耶和華是我們的王,他必拯救我們。(以賽亞書 33:22)

法國哲學家孟德斯鳩(Montesquieu,1689-1755年)提出了三權分立學說,即立法、行政、司法三種政府權力分別由三種不同職能的政府機關行使、互相制約和平衡的制度;這思想是建立在「對人性的不信任」與「對人行使權力的設法制約」。

它可以藉由使用「獨立的立法權與司法權」來制約行政權,事實上,美國還有第四權,即「獨立的新聞媒體權」,因此「獨立的立法權、司法權、新聞媒體權」可以制約行政權,即所謂的「將權力關進籠子裡」。

然而,大陸的一黨專制(民主專政)與蔣家政權時代的台灣五權憲法(行政權獨大,立法權、司法權、考試權與監察權附屬於行政權之下),都是拒絕三權分立的政治,都是一權憲法(行政權獨大,總書記與總統權獨大),都是掛著民主選舉招牌的新獨裁專制政治,都是一黨專制、黨國政治、大政府、貪腐政治等餘毒的延續,都是一群擁護家長制、一言堂、權謀詭詐、坑蒙拐騙、黨爭派系、人情政治、利益政治的幫派分子。

共產黨與蔣家政權時代的國民黨都是類似納粹黨,都實行國家社會主義,都是充滿了經營國營企業的政權,都屬於大政府與黨國專制的左派政黨;民進黨是從國民黨分裂出來的政黨,民進黨受國民黨思想與政治體制影響,民進黨也是屬於大政府與傾向黨國專制的左派政黨,因此共產黨、國民黨與民進黨具有許多相同的特質。

納粹主義(德語:Nationalsozialismu)與國家社會主義(德語:Nationaler Sozialismus;英語:National Socialism)在德語拼字類似,差別是一單詞與2單詞;納粹主義崇尚種族主義和法西斯主義,也崇尚極端的愛國主義與黨國獨裁專制統治。

納粹主義非常類似儒教的種族軍國主義,以大屠殺為常態,例如,王守仁對苗人大屠殺、曾國荃的天京(南京)大屠殺(伏屍百萬)、左宗棠對回族大屠殺、王震對維族大屠殺、日本軍國主義對東亞人大屠殺等。

二十五,福澤諭吉《脫亞論》vs.《脱儒入美論》

你們要靠著主,倚賴他的大能大力作剛強的人。要穿戴神所賜的全副軍裝,就能抵擋魔鬼的詭計。因我們並不是與屬血氣的爭戰,乃是與那些執政的、掌權的、管轄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屬靈氣的惡魔爭戰。(以弗所書6:10-12)

脱儒入美,是指拒絕儒教病毒的污染而接受基督福音信仰,美國是充滿基督福音的地方,因此東亞與台灣應該奮起擁抱基督福音信仰,如此才能獲得「自我的救贖」與「平安與喜樂」的價值。

王陽明是崇尚儒教專制與獨裁統治的曾國藩、梁啟超、孫文、蔣介石、毛澤東、李光耀、習近平等人崇拜的對象;王守仁也是日本吉田松陰(主張征韓論)、坂本龍馬、高杉晉作、福澤諭吉(主張脫亞入歐)、大久保利通、木戶孝允、西鄉隆盛、東鄉平八郎、山縣有朋、伊藤博文等擁護軍國主義者崇拜的對象。

日本受儒教影響,在歷史上曾發生「尊王攘夷」、「華夷之辯」、「自稱是中國」、「自稱是中華」等思想,日本將東亞大陸稱為「夷」;後來日本主張「脫亞入歐」,於是開始鄙視「中國」與「中華」名稱,改稱日本是「神國」、「皇國」,自稱是「東洋盟主」,認為日本是亞洲文化的中心,宣傳「外夷野蠻」,將位居東亞大陸的「中國」與「中華」改稱為「支那」,稱東亞大陸人為「豬仔」,日本這種自大與混亂的思想模式完全是學習自傳統儒教的假大空文化。

例如,福澤諭吉《脫亞論》寫道:「我們日本的有識之士,基於國家為重、政府為輕的大義,又幸運地依靠帝室的神聖尊嚴,斷然推翻舊政府,建立新政府。國內無論朝野,一切都採用西洋近代文明,不僅要脫去日本的陳規舊習,而且還要在整個亞細亞洲中開創出一個新的格局。其關鍵所在,唯脫亞二字。……在當今交通至便的世界中,對文明的事物不見不聞是不可能的。但僅僅耳目的見聞還不足以打動人心,因為留戀陳規舊習之情是千古不變之理。 如果在文明日新月異的交鋒場上論及教育之事,就要談到儒教主義。學校的教旨號稱仁義禮智,只不過是徹頭徹尾的虛飾外表的東西。實際上豈止是沒有真理原則的知識和見識,宛如一個連道德都到了毫無廉恥的地步,卻還傲然不知自省的人。」。

福澤諭吉看清了儒教的陳腐與虛偽,但是他的思想依然繼承了儒教「崇拜王權(尊王,尊天皇)、強權、文明自尊與中心思想(日本應當為東洋諸國之文明中心)、富國強兵、儒粹軍國思想、儒粹種族中心主義(大和論)、儒粹種族仇恨與歧視」等邪惡思想。

福澤諭吉要歐洲的科技與思想文明而不要基督福音(Love God, and love your neighbor as yourself),這就好像「買樹卻斬斷其根,此樹便不能種活了」。

福澤諭吉的思想、最後他為日本帶來了軍國主義的災難-所有日本人在78年(1867年至1945年,從明治維新到廣島與長崎遭受核武攻擊而投降)的辛勤努力,最終化為二戰後的一片廢墟。

二十六,陽明學是日本軍國主義的靈魂

說謊言的,你必滅絕;好流人血弄詭詐的,都為耶和華所憎惡。(詩篇 5:6)

流你們血、害你們命的,無論是獸是人,我必討他的罪,就是向各人的弟兄也是如此。凡流人血的,他的血也必被人所流,因為神造人是照自己的形像造的。(創世紀9:5-6)

王陽明認為人本著自己良知而行,便可合乎聖人之道,無須向外求索;他創立了「心即理」、「致良知」、「知行合一」等學說。

王陽明認為「心即理」的「理」與「知行合一」的「知」都是「良知」,因此「心即理」、「致良知」、「知行合一」都是講「良知」的學問。

王陽明所講的「良知」只不過是「他用來殺人立功的貞節牌坊」,真是「滿口仁義道德,滿肚嗜血殺人」;王陽明在大屠殺數萬苗人時,手上拿著正是這把屠殺良知的刀,這把刀又名「陽明式謊言」。

王陽明開啟了日本的明治維新與儒教殺人的軍國主義,日本軍國主義發動侵略東亞戰爭的背後導師是王守仁;王守仁的「尊王攘夷」思想是日本發動侵略東亞戰爭的主要理論基礎。

日本的陽明學,就是日本軍國主義的靈魂;孫文、蔣介石、毛澤東、習近平所崇尚的陽明學,也是儒教軍國主義的靈魂,這些事實都可以從《王陽明全集》找到答案。

《王陽明全集》就是《儒教學習殺人魔王寶典》,其主體思想,就是「口說仁義,手殺萬人」,好讀此書者必成為殺人魔王;王守仁曾說,「惟是爾等冥頑不化,然後不得已而興兵,此則非我殺之,乃天殺之也。」(順生錄之八,年譜ㄧ),「守仁與天殺論」正是「孔丘口説仁者愛人,孔丘手殺少正卯」的再版,它充分呈現了「儒教嗜殺」與「儒者說一套做一套的厚黑本質」。

《王陽明全集》共分「知行錄」、「靜心錄」、「悟真錄」、「順生錄」四部,王陽明從「知行錄」、「靜心錄」、「悟真錄」開始談「存天理」、「去人欲」、「致良知」、「親民」、「聖人之學」、「仁義」、「孔子」、「孟軻」、「知行合一」。

然後,接著在「順生錄」講「征剿稔惡瑤賊」、「擒斬首百名顆」、「擒斬千百名顆」、「俘獲數多」,在「順生錄」的前七章都是王陽明對皇帝的上奏疏,他不斷地在奏疏裡報告自己的軍功,非常詳細地報告自己斬首多少名顆,在「順生錄」裡的王陽明不斷地炫耀自己是千人斬、百人斬的殺人魔王;這「順生錄」的意思就是「順我者生,逆我者亡」,實為王陽明的「殺生錄」。

儒教嗜殺,因此東亞儒教文化圈不斷地出現殺人屠夫,包括:孔丘、嬴政、李斯、趙高、白起、王莽、劉邦、呂雉、衛青、霍去病、曹操、李世民、冉閔、黃巢、石勒、石虎、武則天、岳飛、朱元璋、朱棣、王守仁、崇禎、張獻忠、李自成、努爾哈赤、多爾袞、乾隆、雍正、洪秀全、曾國藩、曾國荃、左宗棠、岑毓英、孫文(主張大一統與北伐殺人)、蔣介石、毛澤東、周恩來、張宗昌、盛世才、馬步芳、徐樹錚、戴笠、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王震、陳儀、彭孟緝等;這些殺人屠夫們集體為儒教圈不斷地開創了「中華帝國的大屠殺血腥統治」與擴張了「中華殖民擴帝國的巨大版圖」。

二十七,漢文化是普世價值的絕緣體

直到今天,摩西書無論什麼時候被誦讀,那帕子仍然蓋在他們的心上。 可是一個人什麼時候歸向主,那帕子就被除掉了。主就是聖靈,主的靈在哪裡,哪裡就有自由。(哥林多後書 3:15-17)

漢文化、漢文字、漢語言是普世價值的絕緣體,因為漢文化圈裡的人普遍信奉各種拜偶像的邪教,這些邪教包括「儒教」、「佛教」(現在漢人的佛教已完全印度教化了,印度教即拜蛇教)、「道教」、「馬列教」、「無神論」等。

倚靠漢文化、漢文字、漢語言很難真正了解奠基在普世價值裡的「Individual」、「Everyone is made in the image of God」(Human beings are created in the image and likeness of God)(The image is a spiritual attribute of the moral qualities of God)、「Individual self-government」、「Individual moral responsibility」、「Free person」(Freeman)、「No one is free while others are oppressed」(While one is oppressed, all are oppressed)、「A freeman cannot tolerate evil and autocracy」、「We the People」、「Constitutional Republic」(Separation of powers in the constitution;The United States Constitution divides government into three separate and distinct branches: the Executive, Legislative and Judicial branches)、「Without God, constitutional republic will crash」等價值理念。

倚靠漢文化、漢文字、漢語言,也很難真正了解普世價值是要建構「A Constitutional Republic」而不是「A Democracy」的政治,因為「A Democracy」是培養希特勒與新極權專制的溫床,那些自稱為「民運人士」未來可能成為「暴民政治」與「大一統新獨裁專制政權」的催生者。

笑蜀先生在1999年出版的《歷史的先聲──半個世紀前的莊嚴承諾》一書裡記載了40年代共匪支持普世價值的大量言論,這些言論根本不是承諾,而是騙子騙取政權的謊言。

竹籃子根本不能盛水,凡是沒有對「Truth」(基督福音)有堅實信仰的支持普世價值言論者,最終其言論只能變成口號而不是信仰,最終只能變成騙取盲目群眾、支持者、政權、權位或選票的謊言。

二十八,基督福音是拯救人靈魂的真理

你要專心仰賴耶和華,不可倚靠自己的聰明,在你一切所行的事上都要認定他,他必指引你的路。不要自以為有智慧;要敬畏耶和華,遠離惡事。這便醫治你的肚臍,滋潤你的百骨。(箴言3:5-8)

以耶和華為神的,那國是有福的!他所揀選為自己產業的,那民是有福的!(詩篇 33:12)

你若留意聽從耶和華你神的話,謹守遵行他的一切誡命,就是我今日所吩咐你的,他必使你超乎天下萬民之上。(申命記 28:1)

我只吩咐他們這一件,說:「你們當聽從我的話,我就做你們的神,你們也做我的子民。你們行我所吩咐的一切道,就可以得福。」(耶利米書 7:23)

唯有真實信仰「Truth」(基督福音)者,才有可能全盤深入了解真正普世價值的意義。

唯有東亞大陸大多數人真實信仰「Truth」(基督福音),東亞大陸共產黨政權才能有真正永久崩塌的基礎,東亞大陸人才能真正實現奠基在普世價值基礎上的「Constitutional Republic」政治。

否則東亞大陸終將會不斷地出現各種革命活動與推翻舊政權,而東亞大陸人依然無法擺脫「永恆回歸非人與為奴的命運」。(福和會員)

保守思想觀點:2018年悲慘的台灣

現在的民進黨執政政府充滿了左派大政府思想,實行家長制、一言堂、干預政治、酬庸政治、濫收稅、不反共與恐共、腦死行政等作法。

民進黨政府的腦死行政:對假新聞不作為、對共匪系統性滲透不作為、漠視共匪滲透台灣的「政治、媒體、社運、選舉、黑道、基層、宮廟」、縱容司法黑暗與不敢改革、縱容官僚集團貪腐、漠視外勞法的仲介費弊端、漠視台灣產業外移問題、漠視台灣人才與資金外流問題、漠視台灣年輕人低薪與失業問題、漠視台灣缺乏職業教育問題、不尊重市場機制推「一例一休」與「週休兩例」的《勞動基準法》、不尊重傳統家庭價值強推同性婚姻法案、推行肥綠的「8800億新台幣的前瞻基礎建設」(政治酬謝與綁定票倉)、封存核四貪腐弊案等。

這樣的民進黨政府與國民黨政府無異,原因是民進黨與國民黨都是「儒粹DNA病毒體的教育文化產物」,兩黨都早已變成「吃人的大政府怪獸」,兩黨都已經聽不進台灣人的聲音,兩黨都已被台灣選民所唾棄,兩黨都已被儒粹的病毒體蠶食而腦死了。

福和會要聯合台灣正義人士一起消滅這專門製造「吃人的大政府怪獸」的「儒粹病毒體文化」。

消滅「儒粹病毒體文化」是屬靈戰爭,福和會要同台灣正義人士在主裡同心合一與恆切禱告求聖靈領軍,所有的戰鬥士兵必須配戴「基督福音」的寶劍,這樣才有可能打勝這場艱困的戰爭,因為「儒粹病毒體文化」的本體是盤據在東亞大陸已超過2500年的邪靈,即撒旦。

過去那些不認識用不敬畏耶和華的東亞大陸知識分子想透過人的智慧與力量來「打倒孔家店」,但最後都因缺乏屬靈的智慧與力量而死在「孔家店」裡。

陳獨秀、李大釗、蔡元培、胡適、魯迅、吳虞、毛澤東等都是死在「線裝書框架思想」裡的孔老二。



美國保守派思想的資訊庫

The 3 conservative media outlets.

1、Fox News

https://www.foxnews.com

2、NewsMax

https://www.newsmax.com/t/newsmax

3、WorldNetDaily

https://mobile.wnd.com

The 2 conservative daily newspapers

1、The Wall Street Journal

https://www.wsj.com

Opinion-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https://www.wsj.com/news/opinion

2、The Washington Times

https://www.google.com.hk/amp/amp.washingtontimes.com/

The 2 sources for conservative news

1、townhall

https://townhall.com

2、Real Clear Politics

https://www.realclearpolitics.com

The 5 conservative think tanks:

1、The Heritage Foundation

https://www.heritage.org

2、Freedom Works

http://www.freedomworks.org

3、The Hudson Institute

https://www.hudson.org

4、The Lexington Institute

https://www.lexingtoninstitute.org

5、The Claremont Institute

https://www.claremont.org

The 5 american conservative blogs

1、Ann Coulter-Official Home Page

http://www.anncoulter.com

2、Little Green Footballs

http://littlegreenfootballs.com

3、RedState

https://www.redstate.com

4、Real Clear Politics

https://www.realclearpolitics.com

5、Power Line

https://www.powerlineblog.com

The 5 american conservative podcasts

1、The Mark Levin Show

http://www.marklevinshow.com

2、The Rush Limbaugh Show

https://www.rushlimbaugh.com

3、The Hugh Hewitt Show

http://www.hughhewitt.com

4、Blaze Radio Network

http://player.listenlive.co/29591

5、Laura Ingraham Radio Show

https://tunein.com/radio/Laura-Ingraham-Show-p43476/

The 5 conservative magazines

1、National Review

https://www.nationalreview.com

2、The Weekly Standard

https://www.weeklystandard.com

3、The American Spectator

https://spectator.org

4、The American Conservative

https://www.theamericanconservative.com

5、The New American

https://www.thenewamerican.com

The 5 conservative News and opinion websites

1、Washington Free Beacon

http://www.freebeacon.com/

2、The American Thinker

https://www.americanthinker.com

3、National Review

https://www.nationalreview.com

4、The Blaze

https://www.theblaze.com

5、PJ Media

https://pjmedia.com

The 5 Conservative youtube channels

1、Mark Dice

https://m.youtube.com/user/MarkDice/videos

2、The Next News Network

https://m.youtube.com/user/NextNewsNetwork/videos

3、Stefan Molyneux

https://m.youtube.com/user/stefbot/videos

4、StevenCrowder

https://m.youtube.com/user/StevenCrowder/videos

5、PragerU

https://m.youtube.com/user/PragerUniversity/videos